维栖

查看个人介绍

维栖/Xaviera||时差党||文手||语c圈||主原创||冷门厨||BG战士||微博:维栖vc

【山紫】【刘星x夏雪】多年以前(四):小幸运(上)

*LOFTER破100fo啦!!为了回馈所以爆了个肝把这章写完了XD谢谢大家fo我!也祈祷以后爬墙或者去写原创的时候粉丝不会掉辣么快……

*这章是说好的刘星视角回忆杀,当番外看也行

*我觉得!春风十里!hin好看!人设丰满张力十足,没有我不喜欢的角色,而且my秋水真的可爱爆炸,开心!!(持相反意见的不要在我评论里讲拜托了,讲了就删)

*食用愉快!!!




没有人不喜欢夏雪。至少在刘星的生活里,从来没有。

谁会不喜欢这样的女孩子呢?相貌清秀,做事踏实,爱好广泛,刻苦又聪明;她拿英语竞赛一等奖、作文竞赛一等奖、奥数竞赛一等奖、化学竞赛一等奖、物理竞赛一等奖、……整个人生的一等奖。怎么会有大人不喜欢这样优秀的夏雪,并屡屡将她标榜为“别人家的孩子”呢?更甚于是同龄人,也鲜少有和她处不来的。在高中和大学里,更是有不止一个情窦初开的小男生问刘星要他姐姐的联系方式。

刘星偏要不喜欢。

他怎么会喜欢这样的人?她冷着一张脸出现在他家门口,鼻孔朝天地闯进他的生活,白眼里翻出的傲气好像要淹没一个世界。她盛气凌人的态度还只是小事,重中之重的是,自从她成为他名义上的姐姐,“你看看人家小雪”之声便不绝于耳。在刘梅眼里,夏雪的一切都比刘星好千万倍:比他学习好,比他懂事,比他性格好,比他有才华……犹嫌不够似的,她还要比他高一大截,就连两人说话或斗嘴的时候,他都得仰视着她。

刘星曾在无数个夜晚里躺在床上愤愤不平,暗自发誓要一辈子跟夏雪对着干,一辈子同周围喜欢她的人们反其道而行之。然后他翻个身睡过去,再醒来时只记得梦里的油焖大虾。

他并不晓得“不记仇”是所有孩童的天性,还是只是他刘星的特质。不管是哪一样,这都给刘星带来了不少困扰——每次和夏雪吵完架后发下的再也不理她的毒誓,总是飞快地土崩瓦解、烟消云散,以至于让他觉得自己特别怂,一点男子汉的魄力也没有。

彰显他男子汉魄力的时刻终究还是来到了,但并不是以他希望的方式,或者说是以另一种他希望的方式。她哭哭啼啼地说在楼下被醉鬼骚扰,他当即血气上涌,挥舞着纤细的胳膊去给她报仇。在他的想象中,他这么做以后夏雪会感激涕零地拜倒在他脚下,为自己从前对他的亏待而进行真诚的忏悔,甚至从此对他言听计从;而他亲爱的母亲,也会停止每天在他耳边唠叨小雪的好,转而让他变成杰出的那一个。

这些事情并没有发生。刘星没有多失望,毕竟想象只是想象,和现实生活相差甚远。他得到的只有一个似是而非的关心表情和一句轻描淡写的“刘星,你还痛吗”。按理对于骄傲的夏雪来说,这已经足够了,可他不可避免地想要更多,她的认可,她的感激,她的关心……什么都好。

至于这种做法和想法背后的原因,在他眼里十分简单:如果是夏雨、他的妈妈乃至并没有血缘关系的爸爸在外面受了欺负,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去为他们申冤;并且在父母和弟弟那里,他也总想要获得好脸色的。因为他们是他的家人。

她也是他的家人。

“家人”这个定义让他大松了一口气。在刘星的概念里,你没必要去喜欢家人,没必要去讨好家人,没必要刻意维持和家人之间的关系。家人就是……家人。这两个字就已经意味着一条潜藏着的、无法摆脱的纽带。他完全不用费力去抓着这条纽带不放手,这给了他充足的不喜欢她、和她对着干的理由。

就好比说夏雪大学的那个初恋男友吧。她被那文艺小白脸迷得神魂颠倒,可刘星就觉得这种男的最爱始乱终弃,满脑袋迂腐的文艺调调,认为经历过各式各样的风花雪月才是最大的浪漫,对你说的荡气回肠的情话,也在其他很多个姑娘的耳畔响起。他试图警告她,或者说坚守着自己要一直膈应她的原则。每一次她都不满地说“你又不了解林志恒,你凭什么这么说人家”,每一次他都为成功惹她生气而感到满足,但每一次都有那么一点不和谐的、似乎是令人不快的想法,像一条小鱼,在他脑海里摇头摆尾地东游西荡,搅乱他的神思,而且灵巧得让人根本逮不到。

刘星逐渐隐约意识到,这个想法好像是:如果他的感觉是对的呢?

如果林志恒的的确确是一个渣男……

出于某种原因,这个想法并不会让刘星获得直觉应验的愉悦。他仍然将这归功于她是他的家人,而家人的准则之一就是在任何情况下都要一致对外。

而若不是他的高中同学硬要犯贱,他根本不会有机会实践这条准则的。

这位周旭同学是夏雪大学时期的众多爱慕者之一,带有一种高中生的幼齿和执拗,属于那种一见钟情兼闷骚型的,那段时间特别爱缠着刘星往他家跑,达到了目的却并不和他一起厮混,而是跑到他姐跟前,拿出作业本就开始问问题,会的不会的全问个遍,搞得刘梅觉得这孩子特别好学,举双手支持刘星跟他一块玩。但刘星却清楚得很,这家伙可是个上课听五分钟就会开始开小差打瞌睡的主儿,怎么可能是真的好学?这么频繁地出现在他家,八成是看上夏雪了,正愁着作为癞蛤蟆,如何吃到这块天鹅肉呢。

果然,癞蛤蟆周旭同学吭哧吭哧了两个多星期,终于在某个星期五放学后向刘星提出了请求,略去嗯嗯呃呃的语气词并修改了混乱的语法之后的大意就是:我想追你姐,能不能给我助攻一下,请你吃饭。

刘星先是不屑一顾地表示他是不可能被一顿饭收买的,引诱着周旭把筹码提高了好几个价位,包括作业给他抄、帮他做值日、供应零食等六七项霸王条约,然后才在对方快要哭出来的时候一拍脑袋,状似恍然大悟地说:“哎呀,瞧我这记性,我刚想起来夏雪有男朋友了……她没告诉你吗?”

刘星满以为这就足够让他知难而退了,哪曾想这位勇士远比他看上去的要坚强,只在紧抿着嘴唇犹豫了两分钟之后就颤巍巍开口问了句:“那你觉得我跟她男朋友比,胜算大吗?”

刘星嗤笑一声:“你?恐怕也就——”却在那一瞬间忆起了自己在夏雪问题上一向贯彻的搞事原则,以及林志恒的轻薄模样和没边没际的花言巧语,连忙把本来要吐出口的嘲讽咽下去,改口道,“恐怕也就比他男朋友好那么一点儿吧。”

刘星晓得每周五下午林志恒会陪夏雪一起回家,两人再在小区后门的树荫下边腻歪一会儿才恋恋不舍地分别,于是主动提出带着周旭去看看他的情敌是什么样的。后者自然是对此求之不得,忙不迭应下,一把把刘星的书包背在自己肩上拉着他就往外走,还在校门口谄媚一般地请刘星吃了根最贵的奶油雪糕。刘星一边哧溜哧溜地吃雪糕一边调侃他狗急跳墙,心里却愉快地觉得就算他真的在见到林志恒之后知难而退,这个便宜占得也不亏。

这样的好心情却并没有维持多久。刘星家小区的后门离学校并不远,他预估的夏雪回家的时间也很准,刚走到附近,就看见夏雪和林志恒正朝这边走过来,刘星忙做贼似的拉扯着周旭藏身到一棵树后,隔着一条不宽的马路往他们那边瞅,眼前的情形却哪里不太对。

他们俩并没有热恋中的情侣那样搂搂抱抱、卿卿我我。相反,夏雪在林志恒前边好几步远,头也不回地只顾大步往前走,像是在刻意摆脱他一样;她脸上的表情看不清楚,但反正不是在高兴。林志恒步伐僵硬地跟在她身后,有几次似乎想上前去拉她的手或搭她的肩,但都被夏雪一闪身躲开了。

“吵架啦?”周旭在刘星耳边悄声道。

“八成是。”刘星叼着根雪糕棍儿点点头,话里的幸灾乐祸显而易见。“哥们儿,你的机会要来了呀。”

马路对面的夏雪在小区门口停顿了一下,就要往里迈步时被林志恒趁机拽住了。这次她没有挣脱他的手,而是转过身说了一句什么。周旭也拉着刘星鬼鬼祟祟地躲到离他们更近的一棵树后,小声说:“你耳朵尖,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刘星翻了个白眼,把雪糕棍儿弹进树坑里,凝神仔细听那边的动静。正好听见林志恒说:“——我就不放手。”

“你有什么好解释的?”夏雪的声音并不激烈,却冷硬得像块石头。如果是刘星听到她用这种语气,就会知道他应该立马道歉了,不然她下一秒要么就会哭出来,要么就会狠狠揍他。

然而林志恒显然没有这种觉悟。他只是更紧地攥住了夏雪的肩膀,咬着牙说:“雪儿,你不要闹,你先冷静下来——”

“我不冷静吗?”夏雪冷笑道。“不冷静的是你吧,林志恒。你松开我,这样很疼。”

或许是林志恒终于感受到夏雪语气里仿佛不可融化的坚冰,又或许是她的最后一句话让他恢复了些许理智,他好歹是愣愣怔怔地放了手。夏雪也没再跟他废话,扭头就走。

林志恒震惊又受伤地看着夏雪离去的背影,急吼吼喊了一句:“夏雪,你别无理取闹了好不好?”

这一句是实打实戳在夏雪的怒点上了。刘星看见她的身影一僵,胸口剧烈起伏着,转身的动作像是伴随着狂风骤雨,她愤怒的喊声却有过之而无不及:“林志恒,你的情商被狗吃了吗?错的是谁,啊?是我无理取闹吗?你在外面勾勾搭搭招蜂引蝶,和前女友纠缠不清,还妄图脚踏两只船,要不是我多长了个心眼儿,只怕你真的出轨了我还浑不知情!你还说我无理取闹?你讲不讲理?”

“你怎么这么敏感?这不是什么也没发生吗?你们女的就喜欢胡乱猜忌——”

“什么也没发生?你管每天晚上互道晚安还发亲亲抱抱表情包叫什么也没发生?忘了删聊天记录了吧?你真当我傻呢?今天直接找到我这儿来的姑娘根本不是唯一一个跟你暧昧不清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德行啊!”

周旭扯了扯刘星的袖子,问了句:“那男的是渣男啊?”他这才发现自己的半个身子已经探出藏身之处了,还好夏雪和林志恒正忙着吵架,顾不上往这边看。刘星含含糊糊地应了句“是吧”,没忘了兼顾当前的战局。

“行行行,我改还不行吗?你要是对我的社交圈有意见,那我都删了,我把我所有女性好友,包括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同学和老师全删掉,你满意没?”林志恒说着拿出手机,动作激烈地开始解锁输密码,就好像手里拿着的是一柄猎枪,上了膛就要把对面冲过来的敌人突突死。夏雪却没等他真的实践自己刚才的话,一把把手机从他手里抽出来塞回他口袋里,刺耳地笑了一声,道:“算了吧林志恒,你就算把你联系人列表清空了我也不在乎。我们分手,你给我滚。”

周旭在刘星身后抑制不住地悄声喊了一句“Yes!”一边扯着刘星的袖子说:“哎我说你真是我的幸运星,你一过来夏雪就和男朋友分手了,可以啊哥们儿。”

刘星却并没有耍贫嘴的兴致。他看见夏雪转过身后低下头,迅速地抬起手背擦了擦眼睛,另一只手紧紧攥着背包带子。她的步伐有些踉跄,擦眼泪的那只手刚垂到身侧,就又举了起来。

接着爱情电影里的烂俗镜头在刘星眼前发生了——林志恒上前两步,一把抓住夏雪的手腕,拽得她被迫转过身来;他双手箍住夏雪的肩头,一低头就吻了下去。夏雪只来得及闷哼一声,就已然无法脱身了。

刘星的呼吸一滞。

夏雪奋力挣扎着,在被亲吻的间隙呼喊起来,勉强能辨得出“抓流氓”“放开我”的音节,可是周五闲散的傍晚,这种地方哪有什么人?刘星着急地想着是不是应该跑去找保安,却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扔下书包,横穿过马路,站在两人跟前了。

亦是借着这股冲劲儿,他伸出手猛地把林志恒从夏雪跟前扯开,使得对方踉跄了两步,被重重甩到树干上。没等林志恒反应过来,刘星已经两步逼到他跟前,厉声说:“她说让你滚你没听到吗?!”

林志恒喘着粗气,脸上涨起一片猪肝色。他红着双眼瞪着刘星,打量了一下他身上的高中校服,然后一把把他从身前推开:“不关你的事,一边玩去!”说着又伸手抓住夏雪的手腕,力道大得刘星几乎能听见“咔嚓”一声轻响,夏雪痛得低呼出声。刘星只觉得脑袋里“轰隆”一声血气上涌,下一秒他的拳头就撞上了林志恒的鼻梁。

几年后刘星回忆起这个场景,仍会笑着说这是他打得最爽的一架林志恒虽生得高大,但走的是文艺青年路线,并不怎么热爱运动,若是使了全力也不过能和矮了他半头的刘星将将打个平手。只不过刚开始他还颇有顾忌,所做的一切只有一边护着淌血的鼻子,一边瞅准机会扔回来几拳。到后来两人都急了眼,林志恒干脆任由鼻血挥洒,形象也抛到一边了。这场打斗持续了不到三分钟,刘星却觉得足有一个钟头那么长,他感觉不到疼,也感觉不到累,满脑子都只有林志恒如何把夏雪按住强吻,又如何狠劲箍住她的手腕,这让他觉得面前这个人无比地面目可憎,就是该好好教训一下。

人们将他俩强行扯开的时候,刘星还沉浸在怒气中,拼命要挣脱开束缚再好好干一场。却有无数只手拉扯着他,无数个声音劝阻着他,在他一片猩红的世界里纷纷扰扰,像夏天恼人的蚊虫嗡嗡,喷多少花露水也驱不走的焦躁,在睡梦中死命想挣开它们的包围圈,然后将它们一个一个拍死在墙上,再回到那酣畅的清梦里去。

混沌中有人扇了他一巴掌。

刘星眨了眨眼,喘着气抬起头来。黏腻温热的血从他额头上流下来,迷住了他的眼睛。他抬手拂去那片猩红,映入眼帘的是夏雪的面孔,皱着眉头看他,脸颊上犹有泪痕。

“清醒了吗?”她哑着喉咙问他,在句尾又哽咽了一下,抽了抽鼻子。

刘星无所谓地点点头,咧开嘴冲她笑:“你哭什么呀,我帮你教训那混蛋了。”

夏雪好像是笑了一下,还没来得及答话,就有冰凉的金属“咔”一声撞上他的手腕。刘星回头一看,只见穿警察制服的人脸色阴沉地一手铐着他,一手铐着林志恒。

“你们俩,”他说,“都跟我来一趟。”

那个傍晚,夏雪坐在派出所里一边往他脑门上贴创可贴一边气急败坏地数落他:“上星期刚在学校闯了祸,这星期竟然直接进了派出所,你的捣蛋指数怎么就只增不减呢?告诉你多少遍了要沉住气沉住气,就是不听,这下好了吧,你看看待会儿等妈来了怎么收拾你。”

“怎么说话呢你?我还不是为了你,你连个谢谢都不说一声,还一上来就骂我,有这么对待自己弟弟的吗?”刘星一边撇着嘴申辩一边疼得叫唤出来。“哎哟,你轻点!”

“还说谢谢,我没被你吓出心脏病就算不错了!”夏雪说着狠劲在他胳膊上掐了一把。“现在知道疼啦?刚打架的时候怎么就没这么多考虑呢?就该让你小子更疼一点,不然还是记不住这个教训!”她伸手去拉他的校服拉链。“衣服脱下来我看看,还伤着哪儿了?”

“嘿嘿嘿,我就知道我姐还是疼我的。”刘星傻笑着脱了外套,伸出胳膊给她看上面的淤伤。“没什么,就一点儿皮外伤。我刘星的实战经验可比林志恒丰富多了,他那奶油小生样儿,能奈我何啊?”

“你还好意思说!”夏雪瞪了他一眼。“你知道不知道,你要是下手再狠一点,把人打进医院里去,我们要交的可就不止罚款了!你想想妈会有多生气吧,说不定一个冲动就把你给卖了。”

“哪儿能啊,我可是她亲儿子。”刘星继续傻笑,却突然想起了什么。“哎对了,你刚才哭那么厉害,不会是心疼他吧?”

夏雪有一瞬间的沉默,她低下头抿了抿双唇,然后才又摆上一个笑:“没有,我是被你给吓哭的。”她握着他的手臂反反复复地看,低声说道。“反正我跟他已经结束了,我们再无瓜葛,没什么……好心疼的。”

他看着她手腕上泛紫的指印,觉得还是不要再提这个话题为好,正好见缝插针地说:“天涯何处无芳草嘛,男朋友没了大不了再找一个。我有个同学就挺好的,你看你要不要——”

“哎别别别。”夏雪连忙摆手止住他。“就那个前两个星期天天来找我问题的同学吧?我都快被他烦死了,你还是劝他找同年龄的吧,别来缠着我了。”

刘星耸耸肩,心想自己尽力了,也不枉周旭请自己吃的那根雪糕。话说起来,也不知道他去哪了,不会是给吓跑了吧——

“刘星!”身后传来一声断喝,声线和语气,都特别熟悉。

刘星顿时感觉自己看到了世界末日的来临,地震、海啸、火山爆发在这间小小的派出所里此起彼伏。他绝望之中第一反应是跑,却被夏雪死死按在了座位上。她在他耳边悄声说:“好好承认错误吧,别惹麻烦。”

“妈妈妈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看在我是您亲儿子的份上您别把我卖了呀!”刘星甚至不敢转头去看刘梅的表情,只顾瘫软在座位上,一迭声儿地求饶,灵机一动还装起了可怜。“而且您看我都伤成这样了!哎哟,哎哟,好疼啊……妈……”

“你说什么呢?”刘梅哭笑不得地坐到他旁边。“谁说要把你卖了呀?发生了怎么回事我在外边都听你同学说了,你爸爸也劝我冷静处理。所以我就好好想了想,觉得你这个呢,出发点是正确的,但做法可太有失偏颇了,非常不负责任。你爸给你交罚款去了,可有五百块钱呢,这五百块,还有你这个医药费,都从你零花钱里扣啊。你别嚎,你嚎什么嚎呀?我就不信这样你还不长记性,整天就知道闯祸,真让人操心……”

在老妈的唠叨声中,刘星转头瞥见在门口探头探脑的周旭。见刘星看过来,他咧嘴一笑,用口型说了句“哥们儿只能帮你到这了”,然后指了指夏雪,龇牙咧嘴地比划起来。

刘星不耐烦地点了点头,刚要装作无意间看到周旭再请他进来,好名正言顺地在夏雪面前夸一夸他,也算是对他在自己老妈面前说好话的回报。却听到走廊那边审讯室的门开了,一个警员带着林志恒走了出来,指着刘星一家子对面的长椅道:“在这坐会儿吧,等你家属来交罚款。”

林志恒哭丧着脸坐过去,刘星一见他就来气,但又瞅他鼻青脸肿那样儿,什么俊秀风流,都丢得没了影儿,就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夏雪也应声抬起头看过去,却避灾似的又迅速转开头,丢下一句“我去上洗手间”就蹬蹬蹬走开了。林志恒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傻呆呆地看着夏雪走远,只好挫败地低下头。刘星这下笑得更猖狂了,整个屋子都回荡着他爽朗的“嘿嘿嘿嘻嘻哈哈哈哈呵呵”,正沉浸在自己的安全教育小讲座里的刘梅都停止了絮叨,奇怪地看着刘星:“你笑什么呢?打坏脑子了?”

刘星看着恨不得把脑袋钻进地里的林志恒,在长椅上笑得都快抽过去了。他在笑声的间隙挤出一句:“没……没什么,我,哈哈哈哈哈,我觉得小雪继续找渣男男朋友也没什么不好哈哈哈哈哈嘿嘿嘿还可以给我练手……”

刘梅念叨了一句“这孩子魔怔了”,又开始长篇大论地纠正起“给他练手”的这个危险想法。余辉在地板上划出黑白分明的界限,刚好隔开了相对而放的两条长椅,把刘梅和夏雪留在座位上的背包都包裹在层层叠叠的金色里,像抽屉里待启封的老旧信件,带着熟悉又普通的灰尘味儿。刘星一边笑得打嗝,一边想着,偶尔帮一下夏雪也没什么不好,毕竟他们是家人,而帮助家人是不需要什么理由的。

评论(19)
热度(69)
©维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