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栖

查看个人介绍

维栖/Xaviera。时差党,文手,语c圈,BG战士,仙女。微博:维栖vc

狂犬病

太可爱了!!!

酱油:

罗恩这小鬼正蹲在地板上,想哭又使劲憋住。


他已经九岁了,再过两周又是他寿辰,届时就十岁喽,那可是再掉一滴眼泪,就会在日后家族聚会上被人调侃一辈子的岁数。


他缩成一个球,小声儿哽咽,脸色通红,就在这当儿,他八岁的老妹儿跑进来,仿佛没瞧见他这副德行似的,嗖一声从他身上蹦过去,抄起桌子上的茶壶。


罗恩吭哧得更响亮了,不过还是没能引起他妹的注意,人家正大口大口灌凉茶呢。


他上前用胳膊肘顶了她一下。


“你看你哥在那难受,也不知道问问。”


金妮嘴里和手里的麦茶洒了一多半,整个前襟全湿了,她胡乱抓起桌布抹着,一边咳嗽一边说:“我哪知道你难受啊,我还以为你学狗叫呢。”


她这一说,罗恩可再也顾不得半点面子,嚎啕大哭起来,边哭边嚷嚷“完了,完了,我完蛋了!”


金妮让他吓得发蒙,一来她从没见过她哥这个阵仗,二来她怕把别人给引来,误会她又干了什么作孽的事,赶紧把桌布糊到罗恩脸上。


“你哪难受你说,实在不行咱上医院看看去?”


罗恩哭得横膈膜直抽筋,哆嗦了一会儿,伸出胳膊往金妮眼前一横,上面有两大排小坑似的牙印。


“你让什么给咬了?”金妮愣了老半天。


“不知道,”罗恩抹了把鼻子,“我在沙发上睡了会儿,一睁眼就有了。”


“有那么疼吗?”金妮伸手戳戳那排齿痕,“疼得你哭成这样?”


“不是,不是因为疼,根本不疼。”


“那你还哭?”


“那是……那是因为弗雷德说,这是狗咬的!”说到这儿,他的眼泪又忍不住哗哗往外冒。


金妮也有点想哭了,她没让狗咬过,不明白让狗咬了什么下场,不过看罗恩这样子,八成有什么吓死人的副作用。


果然,罗恩哭了一会儿又说:“待会儿,待会儿我也要变成狗了。”


金妮咕噔一声儿坐在地上,后脑勺狠狠撞在后面的椅子上,冒出一大堆花花绿绿的小星星,她想起自己中午干的一件事,突然发觉好像是自己害了罗恩,吓出一层冷汗。


天昏地暗间,她又听见罗恩的声音。


“我问过弗雷德和乔治了,他们说那是狗的牙印。还说……还说被狗咬了会得狂犬病!狂犬病就是变得跟狗一个样儿!”


“赶紧上医院!”


“没用,你知道狼人吗?让狼人咬了变狼人,谁也治不了,这跟那是一样的!”


“那……那找阿亏啊!”


“找了,她说……”


“她说什么?”


“你别把跳骚带进屋里……”


这下子,金妮也眼前一黑,只剩下跟罗恩抱头痛哭的力气了。


俩人抱在一起哭天抹泪,捶胸顿足,哭到后来累也累死了,干脆瘫坐在地板上,此起彼伏吸着凉气。


“咱们告诉妈妈去吧。”金妮眼睛红得像只兔子。


“别!”罗恩赶紧把她拉回来。


他知道家里不富裕,爸爸妈妈一天到晚为了收支平衡发愁,何况现在医药费水涨船高,更不用说他一身不治之症了。罗恩还没踩着医院的门槛,就已经看到为了给他治病,爸爸妈妈倾家荡产,带着一家兄妹露宿街头、满身风雪的惨状了。


“别跟他们讲。”罗恩决定直面惨淡的现实,“我想通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当一只狗挺好的!你看看村头那几只狗,那个不是吃饱躺倒,自由自在?”


“你要干嘛?”金妮听他这意思,头皮发麻。


“别叫。”罗恩严肃地说,“有件事我要你帮我,你要是觉得你哥平时对你不坏,你就一定答应他最后这个要求。”


金妮想了想,虽说昨天他往她脖领子里塞一把豌豆,可他前天还让她踩着后背上树逮季鸟来着,里外里还是好处多一份,不算坏,于是狠狠点点头。


罗恩松了口气:“反正也就这样了,我决定,打现在起学学怎么当一条狗子,我知道你有个狗伙伴,你带我去找它好不好?”


一听罗恩提起路菲,金妮脸色一下就白了,她支支吾吾好半天,好不容易挤出一个“好”字。


他俩去了林镇那棵大树底下,老远就看见一只黑狗蜷成个毛球,卧在地上吐着舌头。


罗恩立马跟着学,不过,他既不能缩成一个完美的球,也吐不出那么鲜红好看的长舌头。


“不景气啊,哪行都不好干。”他学着爸爸饭桌上的样子说。


公务员的差事景不景气不好说,反正当狗儿这工作对罗恩来说确实挺艰难。


他们对着路菲参考了一下午,发现狗的主要工作没有几件让愚蠢的人类干的来。


追自己的尾巴太晕了,挖土埋骨头也是累死狗的活,想用后腿抓抓耳朵吧,罗恩还抽筋了三次,追猫简直是一场噩梦,躲避捕狗大队是顶级技术活,在电线杆下面标地盘直接放弃,彻底打败他的,是傍晚的狗群盛宴,罗恩是在吃不下从垃圾堆里刨出来的可疑意面,尤其是里面有几根还会自己扭动。


罗恩站在垃圾桶前捧着意面发呆,金妮看得心碎一地,只有一边拉他回家,一边指天发誓,自己以后天天打工存钱给他买肉丸子。


那天的晚饭是肉丸意面,他俩谁也吃不下去,爸妈担心地问他们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罗恩沉默一会儿,勇敢地昂起头,若无其事地吃光了盘子里令他作呕的东西。


“我没事,我很好。”


金妮目睹这一切,心里一股敬仰油然而生,有那么一瞬间,她有点像大声地把所有事情说清楚,包括她闯下的大祸:中午,她偷偷把一只流浪狗放进家门,还找东西给它吃,罗恩一定是在她走开的时候被咬的。毕竟,他身上散发着一股好闻的肉汁味儿,连人类闻见都想咬一口。


不过,金妮心里的怯懦还是战胜了片刻的勇敢,最后,她所能做的,只有在饭后陪着罗恩回房,坐在他床前的地板上,唱一首绝对跟小狗没关系的歌儿哄他入睡。


吱呀——喵呀——


她的歌声听起来就像是耗子跟猫再打架,最难受的是,狗还过来多管闲事了。


罗恩听了很感动,虚弱地挥了挥手:“谢谢你金妮,不用唱了,让我安静地走完最后的人生吧。”


“嗯!”金妮吸了吸鼻子,“还有什么……我能为你做的吗?”


“我不想让家里人难过,你把我抽屉里一封信给大家吧,他们会相信我出远门去成为一名水手的。”


“我记住了。”


“家里肯定不同意养狗,你去弄个项圈来给我戴上,别让我给卫生局逮走了。”


“成!”


“替我照顾爸妈。”


“放心!”


“我……我不挑食,吃点便宜狗粮差不多了……要是一个月一次给我点肉吃什么的,就更好了……”


“好好,还有什么都嘱咐我吧。”


“我……我……”他又一次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我不想变狗!”


他一边哭一边抓住金妮的肩膀,前前后后使劲摇晃,仿佛这样能掉出锦囊妙计上上签一样。


别说,这招儿还真起了点作用。金妮天旋地转间脑子里亮了盏灯。起先,她只是觉得有一个点子好像在敲她的脑壳,空,空,空,又过了几秒,她情不自禁盯住了罗恩的胳膊,中午的牙印已经没了,不过上面粘着一整天东奔西跑积攒下来的大汗、泥灰还有下午刨垃圾堆的复杂味道,有点不堪入目,不过,解决问题的办法似乎就在上面。


金妮想也不想,张开大嘴,两排牙齿带着风声照着那条胳膊就啃了下去,罗恩没明白怎么回事,身子却本能一扭。


咔锵!


上下两排牙在空气中撞了个结实。


“你干什么?”


“呆着别动,我咬一口!”


罗恩脸色都变了,他忽然想到,中午不知打哪来的那条狗,怕不单单咬了他一个。


金妮先变异了!


“你听我说。”金妮扑到床边,“我想——”


一个碎花枕头砸到金妮脸上,随后一张毛毯从天而降,把金妮包了个严实。


她一边挣扎一边听见咚咚咚的脚步声,紧接着是罗恩的大喊。


“救命啊!金妮狂犬病犯了!”


她顾不得许多,甩开头上的枕头被子追了上去。


罗恩吓懵了,无论金妮在背后喊什么都不理睬,只顾一个劲儿往楼下奔。金妮顺着楼梯扶手滑下去,先一步落地拦住大门,罗恩转身逃走,两人在客厅里展开了周旋。


最先顺着动静跑来看热闹的毫无疑问是双胞胎,金妮从来没像现在这样乐意看见他俩。


“截住罗恩!别让他跑了!”


双胞胎最喜欢这样帮助别人了,他们一左一右抓住罗恩的胳膊,把他按在椅子上,乐呵呵地等着看金妮冲上来是抹奶油还是塞毛毛虫。


万万没想到,金妮扑上来一口咬在罗恩胳膊上,咬得特别用力,惹得罗恩一声尖叫掀掉了家里的房顶。


所有人都闻声赶来,当大家齐聚客厅的时候,眼睁睁目睹了惨烈的一幕:


金妮眼睛通红,两排牙齿深深陷在罗恩的胳膊肉里。


他们第一时间把金妮送去了医院,看完传染病科、诅咒科、魔法伤害科,又带她看了看脑科,因为他们实在听不懂她胡言乱语在讲些什么。


“是我害罗恩变成狗的,可我想,他要是再被人咬一口,说不定可以变回来,要不然变成半狗人也行,狗头人也行!狗都能把人变成狗,我再怎么说也比狗厉害一点,要是还变不回来,咱们大伙儿都来咬他,一定可以……”


脑科医生给她来了一道镇静咒语,又叮嘱她好好避暑,少看漫画,就让回家了。


躺在客厅沙发上,脑门敷着凉毛巾,金妮恍恍惚惚听见有人说话。


“哪知道他俩这么好骗。”


“那怎么看都不可能是狗咬的好吧?”


“我把罗恩咬自己胳膊的画面录下来了,用老爹那台古董录像机。”


“棒,在他婚礼上放给所有人看。”


“看我们罗尼多能吃,只要胳膊上沾点酱汁,他连自己都啃。”


“可惜刚才的事没录下来。”


“太可惜啦,要是录了,下个季度家庭滑稽录像的奖金咱们拿定了。”


“哎,我倒有个主意……”


对话声小的听不见了,金妮翻个身,又打起瞌睡。


第二天她醒了,睡在自己房里,昨天的一切像一场梦一样,似乎很遥远,她摇摇晃晃下床,想去看看罗恩变成了啥样,推门一进他房间,她觉得自己可能还没睡醒。


有个跟她特别像的女孩坐在床边,穿着她的衣服,带着她的发卡,梳着她的发型,而她确定那个人不是水蓝儿,水蓝儿绝对不会穿画着那么大个儿向日葵的睡袍。


“早,金妮。”


天哪,她在向她自己打招呼。


天哪,那不是她自己,那是罗恩。


乔治和弗雷德恰到好处的出现了。


“我的妈呀,你成功了。”


“他没变成狗,他变成你了。”


金妮无法断定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也无法判断这种病症叫狂妮症还是金犬病,不过,她总算放心了,罗恩没有流落街头,不用吃特价狗粮,不需要四条腿走路,实在是太好了!


她高高兴兴蹦跶起来,在罗恩发现自己的绝症,失声大叫之前,想出了安慰他的金玉良言。


“你知道吗?我一直都想要一个姐姐。”



评论(2)
热度(231)
©维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