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栖

查看个人介绍

维栖/Xaviera||时差党||文手||语c圈||主原创||冷门厨||BG战士||微博:维栖vc

存戏:About the elves

洛里(我)
她从破晓之前就出发,一直到太阳一整个儿地出现在东边的天空,才从自己的居处行进到林子边缘,身后拖着她的宝贝背包。若在平时,她只需扇动几下翅膀就可以轻轻松松地搞定这段路程。然而今天她的负担格外地重——那个长宽都不到三公分的皮革背包,里边堆砌着上百本藏书。
她从未计算过这些书籍的总重量,只知道只要带着它们,她就连跳离地面两公分都做不到,更别说是飞行。这使得她不得不回归最原始的旅行方法:步行。尽管此时的任何路途都显得像长途跋涉,但是——她停在一棵树的阴影下,气喘吁吁地用手给自己扇着风——但是今天要她服务的雇主出手十分慷慨,只消帮他洋洋洒洒写上几页废话,得到的报酬就足以让她在人类领地最好的酒馆里顿顿酒足饭饱上至少两星期(反正她一顿饭吃得比人类少多了)。这是笔划算的交易,就算是耗费她几个小时吭哧吭哧地赶到目的地也值得。当然啦,如果她在到达之后能得到一杯冰镇橘子汁和一小时的抱怨时间,那就更好了。
一边喝着饮料一边冲着别人的鼻子不间断地数落一小时的想法让她感到愉快了点,就连钻进她袍子下摆又钻出来的甲虫也显得没那么招人烦了。用来指责雇主这种惨无人道的行径的修辞甚至已经开始源源不断地涌出来,她干脆扔下背包,一屁股坐在上面,借用这段休息时间构思起她稍后的演讲。
她斟酌着,在舌尖反复玩味诸如“充分地汲取了所有最令人发指的暴君之道的精髓”,“人类社会是否已让阁下冷酷麻木到甚至不知晓如何体谅他人”此类的表达,一边毫无意识地站起身来,在林间来回踱步。她低着头,眼镜滑到了鼻尖,脸上和身上的汗水已经干了七八分。她的目光只集中于自己的鞋尖(翠绿色的,带着树叶的纹样),和鞋尖前边的地面(被各种生物踩出来的小道,碾碎的枯叶和泥土融为一体)。她的世界里只有她自己和单词组成的汪洋,什么甲虫啊、太阳啊,遥遥无期的旅途啊,全都不存在了。

艾尔伦(程典)
密林的清晨预示着新的一天的到来,一净如洗的天空如翡翠般明亮澄澈,就连自己一向不屑于踏足的泥土路看起来也带了种生机盎然的可爱。屈膝倒挂在树上,嘴角叼着前几天朝可爱的白精灵妹妹那里买来的具有美容加护的小树枝,枝尾伸出一片翠绿的小树叶。心情大好地在高处荡了荡秋千,接着从树上轻盈翻落,决定在林间小路上散个步顺便活动活动手脚。背上箭袋随着跳跃的步伐互相撞击,微微闪烁着光亮符文的箭头发出清脆声音,左右四顾看到附近并没有其他精灵于是也乐于放下身为巡游者的架子,毫不顾忌形象地在路上翻了个轻巧的后空翻,小声哼起精灵的歌谣。

新买的绿藤长靴在沙土地上愉快地蹦哒,步伐也越来越大,这时从树丛边晃晃悠悠地飞过了一只巨大的深棕色蝴蝶,翅膀上遍布着少见的复杂花纹。索性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只硕大的美丽生物边走边看,丝毫没有留意路面情况。

“……哇————!!!!!”脚尖似乎突然踢到了些什么,眼前画面猛地转变为疾速向自己脸放大着的土地和一双忙乱而胡乱挥舞的手,PIA地一声摔了个狗吃屎,撑坐起来吃痛地捂着自己变红的鼻尖,美容小木棍滚落到一边,沾上了脏兮兮的尘土。

“什么嘛……谁在小路上乱放杂物……”说罢忿忿抬起头,往自己摔倒的地方望去。

洛里
她构思完大发脾气的部分,刚一开始“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跟你讲点道理”的部分,就感觉到头顶压来一片黑影。她如梦初醒地抬头一看,迎面而来的是一只庞大的靴子头,眼看着就要撞到她身上。躲闪早已来不及,电光火石之间,她张开嘴,奋力叫出声来。
“嘿,看——”
还不等“着点”出口,靴子头已经碰上了她的肚子,带着无法抗拒的力量将她整个儿铲起来,往旁边甩去。翅膀在此时发挥了作用:它们本能地拼命呼扇起来,勉强维持住了平衡,把她带离那个不长眼的人类——或者随便什么东西——的必经之路。
她摇摇晃晃地落地,晕头转向了好一会儿,耳朵里的“嗡嗡”声才消散。她听见的头一句话却是:“……乱放杂物。”
她刚刚才因为进行了模拟演讲而消下去几分的火气又上来了,甚至更盛。周围的虫鸣声、风吹树叶的沙沙声一下子变得特别清楚,整个密林都在怂恿她快点做些什么似的。于是她听从了——小翅膀一扇,她就跃上了和那人——不对,那个精灵——的鼻尖平行的高度。她瞪圆了眼睛,几乎和她的圆框眼镜一样圆;尖耳朵竖得老高,似乎全世界的力量都无法让他们塌下去。
“森精灵先生!”她挥舞着双手,飞快地做出一连串指责的手势。“我一向被告知您的种族视力极佳,三百里开外的猎物都看得见。但如今我才知道,这说法是多么的言不副实!”她在他眼前不停歇地跳来跳去,脑后沾了少许草叶和泥土的高辫子也随着她的动作左右摇晃。“连您前方道路上有什么都意识不到,我是该说您完全没有继承到您祖辈的好眼力呢,还是您本人的智力根本不足以匹配您那对漂亮的眼睛?”她的手指差点就戳到他的绿眼睛里面。“这东西在您脸上简直是毫无用处,毫无用处!”

艾尔伦
抬起头却正对上了一对近在咫尺的、瞪得巨大的眼睛,大得可爱的瞳孔与精致复杂花纹的翡翠绿虹膜让自己屏息。对方迷你得令人咋舌的娇小身体和在背后如蜂鸟般嗡嗡作响的绿色半透明翅膀让自己瞬间尴尬地意识到自己踢中的并非杂物,而是一只如假包换的小精灵。来不及思考为什么如此种类稀少的精灵会出现在森精灵密林的边缘,紧接着对方一番连珠炮般的责难就让自己的白皙面颊蹭地染上红晕,精灵耳尖迅速充血变成淡红的颜色。

“我……我不是故意的……。”

结结巴巴似乎忘记该如何发声,坐在泥土地上使得带有精致织工的狩猎服上沾满了肮脏尘土,狼狈地憋着大红脸不由自主地往后挪了挪,但是对方似乎并没有准备轻易放过自己的准备,听着对方充满恶意及挖苦嘲笑的语句内心因受挫而使得语气也有了恼羞成怒的味道。

“我一向听闻小精灵活泼可爱,没想到竟然——竟然那么没有礼貌,根本没有礼貌!”背上几乎比自己还要高的巨弓表面复杂纹路咯得自己脊背生疼,挣扎着站起来毫不示弱地瞪向漂浮在自己面前的小精灵,叉腰理论。

“难道你们族长没有教导过,不要在公用的小道上挡路吗??”

洛里
洛里·罗萨在她的族人中是出了名的伶牙俐齿,能言善辩。但她是得理不饶人的类型吗?不是!恰恰相反,一旦对方愿意软下态度,诚恳地同她道个歉,她自是会大人不计小人过,宽宏大量地选择原谅。
而面前这位粗鲁又无知的森精灵,非但没有说半个“对不起”,竟反而强词夺理,质问起她这个被害者!她的族人们都清楚她的脾气,没人敢越过她的界限,更别提这般挑衅!好啊,她倒要看看,这个愚蠢的异族在她面前能有多大的本事,把黑的说成白的不成?!
她眯起双眼,发出一声冷笑:“先生,您这话可真是蛮不讲理。这条路就在这,大家穿越林子,都得打这边过。可万万没有你们森精灵可以走,我们小精灵不能走的道理吧?莫非这路是您一时兴起划出来归了自个儿的?我可不记得森精灵有这般自私——您先祖的美德,都丢哪儿啦?”
她一边向他丢掷尖刻的词句,一边在脑海里盘算着另一种教训他的方法。若要是别的小精灵处于她的情境,估计早就选择口蜜腹剑,博取了对方的信任过后再计划一个精彩绝伦的恶作剧,让他后悔冒犯自己。可她对于这类复杂的计划从来不擅长,她的家人们也不,为此他们被其他族人嘲笑了好几百年。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她还不是光明正大地靠着自己的舌头让他们乖乖闭嘴。
但这并不代表她不能偶尔练习一下从来都极生疏的技能。更何况——她猛地反应过来——留给她的时间并没有多少。她不晓得方才冥想耗去了多久,但此时太阳已经当空,再不重新出发的话,只怕入夜之前都到达不了目的地。不能有足够的时间来使森精灵心悦诚服地投降这个事实让她感到遗憾。即便如此,她还是猛地转变战术,一边下落一边说道:
“……不过,看在您是初犯,我就暂且先不计较,毕竟我还有事要忙。先生,我们把矛盾搁置一边,握手言和好吗?”
她结结实实地踩在泥土上,眼珠儿一转,看准路过的一只有她半只手大、和泥土颜色融为一体的臭虫,伸脚拦住那小家伙的去路。她就地一坐,右手顺势一捞,忍着恶心将乱动的六只脚包围在手掌里,一面抬起头,勉强作出礼貌的微笑。
好的。简单的计划最完美。

艾尔伦
眉毛一皱叉起腰便准备开始和人理论,然而小精灵的能言善辩及超快的语速使得自己根本找不到空档来插嘴,气鼓鼓地几次张嘴却又什么也说不出来,当对方停下时刚准备用同是精灵族的伶牙俐齿予以反击,却又被对方堪比达斯特大裂谷一样对比强烈的态度所震惊,张开嘴呆滞地望着她停顿许久,小精灵大大的眼镜衬托出的无辜样子让自己一时不知道该不该给予信任,看着她伸出来的手为难地再次皱起眉来,想了想还是起了疑心,不愿与这位陌生且来历不明的小精灵作过多接触,说不定会有诅咒呢——这么想着心上一计,装作为难的样子对小精灵说道:

“嗯……小精灵……,不,小妹妹,我们森精灵是没有握手这个习俗的……握手象征着……嗯,象征着粗鲁……!小妹妹,既然你来到了森精灵的地盘,就要入乡随俗,你跟我这么做。”

于是警惕地偷偷向后挪了一小步,屈膝,用右手放至左胸处。

洛里
……啊呀,啊呀。他倒很谨慎呢。
什么握手代表粗鲁?这样的借口他也编得出来!她大声地叹了口气,一边在心里思索着对策,一边拖长了声音道:“那,这样的话我也没办法了……先生,您先等我整理一下自己。刚才那下,摔得可不轻呢。”
她抬起左手胡乱拍掉身上和头发上的泥土,右手则加大力度,闷住挣扎得更厉害的臭虫。待会儿还带着背包的话,她无疑是跑不快的……要是躲起来等他走开?可万一他一直赖着不走,那不是更浪费时间吗?把背包丢在这里更不可取,要是回头来找不见了,比要了她的命还糟糕……
不过……如果他真的不依不饶,而行进方向也确实跟她相同的话……
虽然这种方案成功的可能性并不大,她还是默默祈祷起来,又一次上升到和对方双眼平行的高度。她慢吞吞地抬起握成拳的右手,说道:“那么,森精灵先生,我们就此和解……”却突然伸手指向他身后,惊叫出声,“小心!”
接着她飞快地伸直右手,细小的手指准确地按了一下臭虫的两个臭腺,用尽全力向前抛了出去。然后也不管凑效了没有,转过身使劲扇动双翅,几乎是眨眼间就到达扔在地上的背包旁,“啪”地拧开旋钮让它敞开,就一头扎了进去,也不忘快速地返身把开口合上。
还好这不是她第一次钻进资料库里,所以她能够轻车熟路地点亮搁在里面的蜡烛。火光照亮一小方天地,她站在一本和她身体差不多大的书旁,屏息等待着外边的动静。

艾尔伦
还没来得及向后转过头去,巡游者所专有的强化听力便感受到后方一股并不强劲的风向自己袭来,迅速转过头却看见自己最害怕的生物——一只黏糊糊的蠕动昆虫正在向自己扔来,卯足了劲儿尖叫了一声向后一连翻了好几个滚,密林上空哗啦啦飞走一大群拍着翅膀的鸟儿,一时间森林充斥着翅膀拍打的声音。这下可就让自己狼狈多了,平日自己最引以为傲的淡金柔顺长发此时已经沾着泥土胡乱绞缠散开,花了好长的时间把纠结的头发拨开露出脸颊,离自己几步远的恶心昆虫依旧在地上蠕动。空气中弥漫着刺鼻臭气,流着眼泪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坏!精!灵!!!”

“阿嚏!!!!”

一骨碌爬起来挽袖子准备跟她打一架却发现四周没了那位该死的小精灵的踪影,气急败坏地边跺脚边整理自己心爱的头发,一转眼却瞥见了地面上小精灵遗留下来的背包。

“……真是的,光顾着逃跑东西都不要了……。”

伸手想要拿起背包却发现背包惊人地沉重,走了几步自己已经气喘吁吁,最终考虑到自己作为巡游者的身份,咬了咬牙气得发抖。

“……算了,就当帮她一把,把背包带去附近的城镇吧。”

狠狠地说完,强忍住将那个讨厌小精灵的背包扔到河里喂鱼的冲动,困难地重新提起背包,一瘸一拐往远处走去。

洛里
身处的空间一阵摇晃,接着她感觉到自己悬空了。
这下她才松了口气,吹灭了蜡烛,就近坐在身旁的书上,不可避免地赶到了一丝愉悦。如果计划不出错的话,他会带着她一路向北;如果运气更好点,他将在塔利亚把背包搁下。这样一来,她就只需要再穿过几个街区,就能到达目的地。
……不过话说回来,她原本以为他会恼羞成怒地把背包连同她一起丢进北面的小溪什么的,她甚至已经做好一听见水声就赶紧跑路的准备。虽然说他愿意帮这个忙更好,但……欠下这么一个人情的话,以后可就麻烦了。
她双手撑起下巴,叹了口气。只能回去以后再找到他补偿点什么了……但愿长他这样子的森精灵不太多。
旅途中她靠着背包的内壁,昏昏睡去。半梦半醒之间,她感到周遭的书本和她自己一起晃荡了好久,接着“砰”一声闷响,背包仿佛撞击上一个坚硬的平面,震了一下,不动了。
隔着背包她听见外面人声鼎沸,夹杂着杯盘碰撞声和嘈杂的脚步声。是一家旅店吧?正好,她可以吃点东西再上路。
这样想着,她愉快地从里面打开背包,钻了出来。突如其来的亮光让她有些不适应,眨了好几下眼睛,才看见面前一个人类小伙子,手里端着个木制托盘,正目瞪口呆地盯着自己。
她跃上前去,在小伙子眼前拍了拍手:“喂,先别发愣!我打听个路啊,这是哪?”
小伙子困惑地皱起眉毛:“呃……夏佐。你不是溜进来偷东西的吧……那个森精灵……”
“哎呀,不是。森精灵带了我一程。”她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夏佐是哪?离塔利亚远吗?”
“塔利亚?”小伙子迷茫地重复了一遍,望着天花板想了一会儿。“塔利亚在北边吧……你得从密林——”
“什么什么?”她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凑得更近了。“这不是密林北边?!”
“啊……?不是啊……硬要说的话,大概是西南?不过我们店门口有马车夫,你想去塔利亚的话,可以……”
她的脑子“轰”的一下,对方接下来说的话一句也听不见了。一股子热血直冲她脑门,在激动得失去意识之前,她只来得及咬牙切齿地大吼一句:
“该死的森精灵,他是不是玩我!!”

评论
热度(1)
©维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