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栖

查看个人介绍

维栖/Xaviera||时差党||文手||语c圈||主原创||冷门厨||BG战士||微博:维栖vc

摸鱼:No regrets

霍华德在毕业典礼后拦住她。证书已经被马马虎虎塞进他的书包里,学士服的下摆也沾了一片灰,尽管他在两小时前才穿上它。
“嗨。”他说。
她没有理睬,继续慢慢往前走。
他拉过她肩上的背包,背到自己身上,说:“你不该背重物,特别是……在这种情况下。”他瞄向她的小腹,宽松的学士服已经被她的肚子顶起一个包。
“这又不重。”她冷漠地说,一边把包拿回来。
“你要去哪?”他仍不气馁。
“回家。”
“我送你。”
“我叫好出租车了。”
“我跟你一起坐出租车。”
“算了吧,公子哥儿。”她难得地冲他一笑,却满是嘲讽。“你爸妈可不会愿意。他们的凯迪拉克呢?”
“我让他们先回家了,我说我还有要紧事。”
“你的要紧事就是来烦我?”
“维罗妮卡——”
“闭嘴。”她忽然停下。“我觉得我的羊水破了。”
“什么?”他愣在当地,小心翼翼地扶住她的肩。“你没事吧?要不要叫救护车?或者我送你去医院——”
“开玩笑呢。”她甩开他的手继续往前走,脸上却分毫没有笑意。“不过你要是继续在我耳边嗡嗡叫,他也会受不了跑出来揍你的。”
“他?”霍华德兴奋起来。“是个男孩子?他叫什么?”
“你为什么要在乎?”
“他——我——”他憋红了脸,好半天才艰难地吐出几个词,声音大不过蚊蝇:“我是他父亲,不是吗?”
“你不是。”她皱起了眉。
“啊?还有……别人?”如释重负和悲伤同时涌进他心里。
她沉默良久。“没有。”
“唔……”
“我只是不想让我的孩子有你这样不负责任的父亲。”
他们最后一次绕过空荡荡的运动场,走出刻着掉色的“沉睡谷高中”的大门,来到街道边,一辆黑色计程车等在那里。
“再见。”她拉开后座的车门,要钻进去。他抓住她的手。
“维罗妮卡,维罗妮卡。”他轻声说。“对不起。”
“……不接受道歉。”维罗妮卡把书包丢进车里。“你做了你的选择,我做了我的。现在请从我的生活中消失,永远地。”
她俯身,却又一次被他轻轻拉住。
“维罗妮卡,”他很认真地问,“你……爱过我吗?”
她看着他的眼睛,挑起嘴角:“没有。”
“你在撒谎。”
“是的。”
他没想到她会承认得这么干脆,惊讶之下放了手。她费了一番功夫才坐进计程车里,她的大肚子和苍白的皮肤让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许多。
他帮她关上车门,说道:“再见。”
“再也不见。”她说。
还没等他想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车子就发动起来。霍华德一个人站在路边,又一次懊恼起那天怎么没想起来随身带个该死的安全套。
维罗妮卡靠在车窗上,对司机说:“肯尼迪机场。”
然后她低下头,擦掉眼泪。小家伙在她身体里动了动,她抚摸着隆起的小腹,悄声说:“没关系,宝贝。我不难过。我没什么可后悔的。”

若果重来一遍,她还是会在十年级的第一天帮他捡起掉落的篮球,顺便笑一笑,说,你好,我叫维罗妮卡;还是会在科学课上取下护目镜,红着脸说,好的,我愿意跟你去看电影;也还是会在她的卧室里,吻上他的脖子,呢喃一句,是的,我确定,我想要你。
不管这有多伤人。

评论
热度(2)
©维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