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栖

查看个人介绍

维栖/Xaviera||时差党||文手||语c圈||主原创||冷门厨||BG战士||微博:维栖vc

摸鱼:A long time ago, we used to be friends

Logan Echolls从没承认过的一件事:他才是第一个喜欢上Veronica的人,而不是他最好的朋友。
没错,就是俗气的一见钟情。他十二岁那年打她家门前路过,看见新搬来的女孩子穿着运动短裤站在门廊前,金发长而柔顺,在阳光下闪着微光。
当然啦,他才不会轻易被随便一个姑娘的金头发吸引。金发女孩他又不是没见过。实际上,见得相当多——他从十岁起就整天和Duncan Kane一起鬼混,自然也经常见Duncan的妹妹Lilly,那个金发的小妖精。
所以他到底为什么在那一刻怦然心动?是那天午后阳光投射的角度刚刚好吗,还是因为Veronica向他投去的匆匆一瞥,外加一个嘴角翘得很高、却不露出牙齿的笑容?
他猜想这个答案,大概跟五年后他俩站在Camelot旅馆的走廊上,促使他拉住转身离去的她并吻下去时的感觉差不多。
Logan十二岁那年的这点小心思并没有持续多久,大概一两个月。后来他还是每天和Duncan在一起玩,只有偶尔在Kane家庭院里瞧见Lilly的头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时,才会想起那天站在公寓门前的Veronica Mars,和她那一头金色长发。

十六岁那年,Duncan在吃午饭时对他说:“我觉得我喜欢上了我妹妹的朋友。”
Logan扔下吃了一半的三明治,嬉皮笑脸地将手上的油污抹到Duncan身上。“不容易啊,哥们儿。我差点以为你喜欢男的。”
Duncan皱起鼻子,捡起三明治塞回他嘴里。“我是认真的。”
Logan咬了一大口,含含糊糊地说:“继续。”
Duncan吞咽了一下口水:“实际上,我也不确定……我就是突然觉得,她很漂亮,特别吸引人,你知道吗?有一次她来我家玩,我过了好久才发现我一直盯着她看……”
“所以她是……?”
“哦,你应该认识她的,她和Lilly关系好得不得了……Veronica Mars,你知道她吗?”
Logan愣了一下,被三明治噎住了。
他当然知道。十二岁的他有起码三个星期,每天都借故不让司机接他,然后绕远路从Neptune小镇的公寓区走回家,运气好点的话可以看见一从浅金色头发从窗前或者阳台一闪而过,甚至有时候他能刚好碰见她站在走廊上用钥匙开门,就又得到一个嘴角弧度很高的、不露齿的微笑。
十五岁的他在最好的朋友面前赶忙灌下一大口水,喘着气说:“天哪,我以为你可以做得更好点的。就算高年级的辣妹都愿意跟你约会啊,你就看上她?”
Duncan不高兴地冲他皱眉:“嘿,她挺好看啊。她爸爸还是警长,这挺酷的。”
“我爸爸还是电影明星呢,你怎么从来不说我酷?”
“我要是觉得你不酷的话当初跟你做朋友干嘛?”
“满足你可悲的自尊心呗。”
Duncan抢过他的水杯,作势要往他头顶上倒,却在他伸手反击时猛地停住,像是在他身后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飞快地把水杯放回原处,中规中矩地吃起午餐。
Logan挑起眉毛,疑惑起他什么时候这么在意老师。Duncan却低声说:“她从那边过来了。”
他回过头,看见Lilly Kane亲热地挽着Veronica Mars的手臂,说说笑笑地往这边走。两个女孩的金发都从背上一泻而下,长而浓密。两人的几束发梢好像还缠绕在一起,连成一片柔和地闪耀着的浅金。
她们走近时,Logan轻轻吹了个口哨。Duncan从桌下踢了他一脚,傻笑着冲女孩们挥手:“嗨,Lilly。嗨,Veronica。”
“嗨,Duncan。”Veronica歪着脑袋冲他笑。Lilly则用她那对圆圆的大眼睛翻出一个白眼,拉着Veronica走向他们身后的桌子。她们经过时,Logan清晰地听见Lilly对Duncan小声说了句:“把你的口水擦擦,哥。”
Duncan的双颊烧得更红。Logan露齿而笑:“嘿,我有个计划。你想要来个四人约会吗?”
“四人约会……和谁?”
“我啊,哥们儿。还有Lilly。为了你俩的事儿,她不会不答应。”
“所以呢?”
“所以,这样你就不用面对面地约她出去,而你们却神奇地处于一个约会当中了。厉害吧?”
Duncan思索着,似乎在考虑是否该担心Logan在变相打他妹妹主意这个事实。最后他耸了耸肩:“好吧,我猜这样也不会损失什么。”

四人约会当然没有损失什么。恰恰相反——这成为了惯例。
Lilly和Veronica开始和他们一起吃午饭,在等中餐外卖的时候大声谈笑,或者凑近自己的伴侣,偷来几个浅浅的吻。Lilly用甜美的微笑说服辅导员把他们四个的课都调到一起,从此以后历史老师的讲台下也传来悄声的打闹和调情。
他们在返校节舞会那天穿上正装和长裙,却绕过学校,让轿车停在海边。女孩们脱下高跟鞋,拎起酒瓶和裙角。他们在夜色里沿着海滩一直走一直走,揭彼此的老底,说黄色笑话,放声大笑,打破那个夜晚寂静地潮起潮落的海面。
Logan和Lilly都没有想到他们两个会因为一次为朋友的助攻而真的相爱,可事情就是发生了。谁不会爱Lilly Kane?她有那么美丽的酒窝和脸蛋,皮肤光滑、白得发亮,年轻的身体丰润又美好,圆圆的、大大的瞳孔里满是跳跃的焰火,可比拟晴朗天里的满月。谁不会爱这样的女孩?她那么美、那么好,有那么多用不完的活力,那么长那么充满希望的未来。
又有谁抵御得住Logan Echolls?当他抬起眼睛咧开嘴笑,你就知道又一个坏点子在他脑海里成形。他有时候扬起双臂,抬着头面向阳光,好像整个世界都在他掌控之下。他什么都有——显赫的家庭、用不尽的零花钱、簇拥着他的朋友、漂亮的女友。这少年仿佛未曾见过黑暗,永远面对光芒,永远是他自己的王。
这样的他们牵手、亲吻、互相嘲笑;激烈地争吵,然后又和好;再一次争吵,让Duncan和Veronica从开始的惊慌,到后来习以为常。
Logan以为生活会一直这样下去。富有的男孩和女孩门当户对,天造地设。高中就是他们的一场盛宴,还有很长时间才会结束的盛宴。
直到他在派对上赌气亲吻了新来的女孩。直到Duncan发现他父亲和Veronica母亲之间曾有的历史。
直到Lilly Kane被人谋杀,头破血流地倒在自家的游泳池旁。她美丽的眼睛还睁着,只是里面已经没有任何跳跃的焰火。

Veronica剪短了她的金色长发。Logan恍然间想起很久以前,他们曾是朋友。
可他还是恨她。或许不比Lilly刚遇害时剧烈,但他坚定地、冷漠地恨她。那种坚定和冷漠就好像如今的Veronica的眼神一样。她不再是那个甜美单纯、棉花糖一般的女孩了。现在她是一个真正的Mars,短发凌乱地束在脑后,露出的笑容满是嘲讽,动一动手指就翻出一个人的全部老底。
他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她曾经对谁都友好,对谁都轻信,而不像现在,看学校所有人时的眼神里满满当当都是怀疑和带着些许无趣的轻蔑,看他Logan Echolls时则还带上点愤怒。她就像他恨她一样地恨他。毕竟她毁了他的生活,而他毁了她的。
他举起撬棍狠狠击向她的车灯,心里想着,这是你的报应。不管他心里有多清楚Lilly的死从来也不是她的错。
而在他母亲从大桥上一跃而下,落进冰冷的海水中之前,Logan不会想到他和他父亲之间的关系还能变得更糟,也不会想到他和Veronica Mars之间会有任何共同点,更不会想到他会有一天在Neptune酒店的大堂里,靠在她肩上大哭;而她担忧地皱起眉,抚摸着他的头发的手掌就和童年时他的母亲一样温柔。
于是受伤的鸟儿互相靠近,舔舐起彼此的伤口。

Logan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妈妈没有死,Lilly也没有,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他和Duncan穿着学士服坐在桌上,等待着毕业典礼为高中这场盛宴作结。
他们说了什么,然后齐齐爆发出大笑。Logan俯下身去,亲吻站在桌前的他的女孩。
而那不是Lilly。
是Veronica Mars。

第二天那个吻成为了现实。就在Camelot旅馆的露天走廊,她踮起脚尖,吻了他。那个吻很浅也很短,就连她自己似乎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那感觉像是Logan的梦里,他凑过去吻她;又像是他记忆里很久之前,他们曾是朋友的时候。熟悉又温柔,转瞬即逝。
他这次却不会轻易放过。

评论
©维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