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栖

查看个人介绍

维栖/Xaviera||时差党||文手||语c圈||主原创||冷门厨||BG战士||微博:维栖vc

摸鱼:非常零碎的一篇Nico-centric

预警:伪Pernico真Percabeth,结尾有Solangelo,请自行避雷。

尼克有时候忍不住怨恨安娜贝丝。
他怨恨她的头发,金色的,在阳光下那么耀眼;他怨恨她的双眼,如同灰色的乌云,灰色的暴风雨,灰色的石头,同时又如此明亮,如此自信而生机勃勃;他怨恨她的笑容,露出整齐牙齿,不管面临着什么都会带着;他甚至怨恨她的匕首,短小轻便,闪闪发光;她持有它的时候像她的母亲一样强大。
他最怨恨的是,她对他那么好。为什么她要对他笑,要救他,对他说关心的话,把他当朋友看?拜托,不可自拔地爱上她男朋友的人可是他啊。她为什么不讨厌他?她为什么不对他恶言相向,就像她曾经对瑞秋一样?为什么她不给他一个借口,好让他彻彻底底地恨她呢?

他有时候又忍不住同情她。波西失踪的那几个月,所有人都看见她眼睛里的变化:从刚开始的焦急、思念和悲伤,到后来越来越冷硬,越来越空洞,像是失去空气,失去阳光。没有人见过她哭,但大家都知道她掉过眼泪。也许是在某个转身的瞬间,也许是在海风吹过来的时候,也许是在情人节的夜晚走回家的路上,她会在那种时候让两滴泪水溢出来,然后仰起头,咬着嘴唇,逼回剩下的眼泪。雅典娜的血脉让她有那么多骄傲,以至于她甚至不会允许自己肆意释放情绪,即使是在独自一人的时候——特别是在独自一人的时候。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让她卸下心防。那个人却被迫离开她。
这一点也开始让尼克怨恨了。她为什么那么爱他?她为什么是个女孩子?她为什么是个那么爱他的女孩子?

尼克在罗马营见到波西,他的记忆没有了——却不是完全没有了。他的绿眸里满是迷茫,还有那么多那么多忧伤和思恋。他有时候想起他过去的一些事情,眼里闪着光,嘴角提起来。
尼克多希望那些都属于他。他多希望他才是波西记得的那个人,他才是能够拯救波西、让他能依稀看见希望的那个人。他有一次想,为什么赫拉不能做得彻底一点,让波西忘了过去的一切,让他连安娜贝丝也不记得。
然后他意识到这可能是阿芙罗狄忒的领域。于是他又怨恨起爱之女神来,和她那种唯恐天下不乱的个性。她怎么就意识不到她正在让多少人经受着痛苦和折磨呢?然后她自己还津津乐道的?爱情对她来说像是儿戏,像一出肥皂剧,这真讽刺。

他很快听说波西和安娜贝丝在罗马营相见时的吻。
就算没人告诉他,尼克也想象得到的:他们奔向对方,对视,拥吻,好似世界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九个月来的思念和情感和失却的记忆和不能流下的眼泪和深夜里无处可诉的噩梦,在那个吻里面一点点传达和化解。他怎么能想不到?他渴望那个吻是属于他的啊。
就连他得知他们拥吻过后,安娜贝丝一个过肩摔把自己男朋友压在了地上时,也毫不惊讶。尼克意识到自己太了解他们了,太了解他们间的玩笑、争吵、打闹和调情。他仿佛在脑海里看得见她红着眼眶,膝盖抵在他胸口,手持利刃,满是威胁的意味;他甚至想象得出波西的笑声,饱含着爱和如释重负的笑。他只对她这样笑,即使是在很久以前,他们还是朋友的时候,他就经常对她露出这样的笑容。只是那时候他们谁也没意识到。
他看到了。他什么也没说。他早就知道会发生什么的。
他又有什么好不甘?

看见自己爱的人落进深渊是世界上最令人难以忍受的事情,其严重程度不亚于得知自己至亲之人的死讯。尼克后来得知。
他有那么一瞬间想要跟着一起跳下塔尔塔罗斯,帮助波西一起渡过难关。但他明白波西是对的——阿尔戈二号需要他,营地需要他,他得找到死亡之门。
而塔尔塔罗斯,注定是只属于波西和安娜贝丝的,最艰险的旅程。安娜贝丝总是持有的周密计划配上波西偶尔的灵光一闪从不会出什么差错,青铜匕首和激流剑也足够共同抵挡住一波又一波敌人的进攻。最重要的是,他们有对方。
这个想法让尼克心底一痛。他们有对方,他们有对方,他们有对方。尼克怎么就没有一个那样的人,愿意为自己心爱的人下地狱的那男孩怎么就不属于他。
最痛苦的是,他知道波西会以任何代价来救他任何一个朋友。但能让他毫不犹豫地落入世界上最黑暗的折磨之地的人,只有安娜贝丝一个。

丘比特要他承认。他恐慌极了。
他当然害怕,害怕所有的难堪和鄙夷。在他出生的年代,爱上一个同性是多么不合常理,多么不被接受。波西和杰森和黑兹尔应该会觉得没关系,比安卡也会觉得没关系。其他营员们可不一定,但反正他也从未在乎过他们的看法。
他到底在害怕些什么呢?
像是回答一般,他记起那对灰色眼睛。它们的主人的声音,严肃而坚定。“我知道你们放弃了。我不在乎。只要我没亲眼看见他的尸体,我就不相信他死了,我就会继续找下去。六个星期或者六年,对我来说都没什么区别。”
雅典娜之女曾经扶住他的肩,极真诚地对他说,跟我们回来吧,你需要营地,营地也需要你。
他意识到他有多害怕失去安娜贝丝·蔡斯。
不管他曾经多么嫉妒她嫉妒得发疯,她都是他的朋友,他的姐妹,一同出生入死的伙伴。如果她真的恨他,如果他失去了她的智慧她的坚毅她的计划她的领导力,他又该怎么办。

尽管那么多次希望波西身边、臂弯里、眼神中的那个人是他,尼克也从未想过要让波西和安娜贝丝真的分开。
这就好像最不可能的事情,他连想都不会想到。就像他们所有的伙伴,他一直觉得波西·杰克逊和安娜贝丝·蔡斯的名字理应被放在一起。就算身边的人都离去,就算他们生死两隔,就算世界毁灭,他们也应当在一起,他们也应当爱着对方,并且不会像爱对方一样再去爱其他任何人。
这甚至已经不完全是爱了。五年生死相依,五年友情,建立在如此细致的了解和依赖上面的关系,绝不会像普通青少年情侣那样脆弱。他们不仅是恋人,还是挚友,亲人,知己,另一半,灵魂伴侣。波塞冬和雅典娜,这对千年的仇家,大概从未想到自己的子女竟会这么兼容。
如果他们分开,如果她絮絮叨叨的建筑学讲座不再和他含糊的应答一唱一和,如果她看见蜘蛛时叫出的第一个名字不再是他的,如果飞扬的金色鬈发旁边再没有凌乱的黑发,那简直就是最最不可理喻的事情。
尼克·迪·安吉洛意识到他永远不可能,也永远不想打破这种关系。

威尔·索兰斯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尼克慢慢发现。
向他伸出手的人不多,肯一直留在他身边的人更是几乎没有。他有时候惊讶于这个阿波罗之子对他的关照,这让他有时候不太习惯。
更让他不习惯的是,他非常习惯威尔对他的触碰。这话听起来绕口,但他就是这么觉得的。要知道尼克最讨厌别人碰他。但是不知怎么,威尔就像是驯养员,把他这只总是呲出尖牙的动物制得服服帖帖。
这个人身上仿佛自带光芒,总是明亮,总是温暖。习惯了在黑暗里孑然一身的冥王之子忍不住要被吸引,如同飞蛾扑火。他记忆里那个看起来无所不能的、总是在保护他和姐姐的海神之子渐渐淡化,取而代之的是金发的威尔,还有他手里的弓和箭和阿波罗的孩子总是擅长的乐器和歌声。
他有时候被亲吻脸颊或嘴角,抬头就看到那个仿佛能融化一切的笑。他暗暗想:
这是属于我的笑容。

评论(5)
热度(28)
©维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