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栖

查看个人介绍

维栖/Xaviera||时差党||文手||语c圈||主原创||冷门厨||BG战士||微博:维栖vc

【山紫】【刘星x夏雪】多年以前(二)

*久等了!这次是hin长的一章

*依然是脑补百事可乐微电影或者近期造型。最近两人的颜值都达到了新高峰,幸福得冒泡x

*虽然紫妹和男朋友公开了但我这个坑是不会弃的……吧。顺便给她送上迟到的祝福!小秦是好男人啊

*那么食用愉快!

第二天一到公司,“夏雪有个当警察的男朋友”这个小道消息已经传遍整个楼层。就连前台接待的小姑娘,见到她也是一脸不可言说的笑:“夏姐,又是刚从警车上下来呀?”

“去,好好工作,别胡说。”夏雪嘴上呵斥着,却也无法说出实质性的反驳,毕竟她的的确确刚从警车上走下来。本来她跟刘星商量的是,这几天雪大又经常加班,她也没时间去换雪地胎,就蹭他几天的车。哪曾想这小子这么高调,不仅晚上开着警车招摇过市,就连白天也大模大样停在她公司楼下,也不知道安的什么心。

“公家的车,油费都是给报销的,不用白不用。”这是刘星自己的解释。夏雪满腔怒火无从发泄,咬着牙威胁要举报他警车私用,却又被一句“我开车巡逻啊,哪里私用”堵了回去。一路上夏雪都紧咬牙关,打定了主意不和他说一句话。然而话多又嘴欠的人大抵都有这种能力,就是激得他身边再信奉沉默是金的人都忍不住想要回一句嘴。纵是夏雪意志再坚定,也很难在二十多分钟的车程中一直保持冷静。

“小雪,你们公司是不是伙食变好了?我瞅我这油量表蹭蹭往下窜嘿,我一个人的时候都没这样……”

“小雪你看,你看路边那艰难跋涉那人,要是没有我你恐怕也得这样。哎呀,我这个弟弟做的,简直感动中国你说是不是?”

“哎小雪我跟你说,昨晚上小雨大半夜不睡觉硬要约我打排位。都快考四级的人了还这么浪,颇有我当年风范呀。”

“对了小雪,你有空多跟咱妈聊聊天。她现在天天给我打电话,从我亲爸年轻时候有回借了她十块钱没还说到我后爸现在老不回家是不是有情况,这种事情不应该跟你倾诉嘛,真行……”

“还有那个,小雪啊……”

“你再给我来一句小雪,你这车就别想完好无损地开回去了!”夏雪气沉丹田一声怒吼,恶狠狠拍着前座靠背。“我一下车就给你划了你信不信!”

终于清静了。

夏雪长出一口气,又靠回后座,刚打算闭目养个神——

“……那,夏经理……”

“你给我闭嘴吧你!!”

好在上天应该是觉得夏雪终于受够了折磨,一转弯,前边就是公司大楼。车刚挺稳,夏雪就粗暴地打开车门,全然不顾刘星“哎哟姑奶奶你能不能轻点儿”的哀嚎,自顾自下车,昂首阔步地向旋转门走去。

“你下班前半小时给我打电话啊!”身后刘星摇下车窗冲她大喊,一听那口气就想象得出他此刻嬉皮笑脸的欠揍模样。

夏雪深呼吸了无数次,好容易才抑制住回头吼一句“你以后都别来了我自己搭车”的冲动,只在原地顿了半秒算是答应,便又气势汹汹地继续往前走。

“帮我跟你同事问好!好好工作!”刘星的恼人声音却像是紧紧黏在身上的牛皮糖,一直到夏雪走进大厅才勉强甩掉。周围熟悉的和不熟悉的、同一楼层和不是同一楼层的同事们已经投过来好几个或好奇或促狭的眼神。夏雪只当什么也没看到,堂堂正正往电梯间里一站,高傲得仿佛因被诬陷而架上耻辱台的清白人。

但她再怎么一副清者自清的模样,谣言还是一传十十传百。公司里有几个爱八卦的小姑娘平日里跟夏雪关系不错,一到午休时间就手挽着手呼啦一下围过来,七嘴八舌地说起来。

“夏姐,你可算要把自己嫁出去了呀!”

“对啊对啊,本来昨天听小方说我还不信,今天早上我可亲眼见到了。”

“哎,你看见了啊?怎么样,帅不帅?”

“我也没看见正脸,不过我们夏姐的眼光,应该还可以吧……”

“我也在呢!我听见声音啦,他超温柔哎,还让夏姐替他给咱们问好呢。”

“哎哎哎夏姐,跟警察谈恋爱是不是特别好,特别有安全感?”

夏雪方才一直忙着收拾桌上杂七杂八的文件,本来是不想理她们的。却听着这些恋爱脑的女孩子们越说越离谱,叹了口气把一摞文件夹重重往桌上一搁,抬头冲她们皱皱眉:“你们几个,笑话说够了就给我打住啊,那不是我男朋友。”

几个女孩子互相交换一下眼色,最胆大的小林吃吃笑出声来:“我懂我懂,小方告诉我啦。他不是你男朋友,是你——”她拿白白净净的五根手指掩住嘴唇,眼珠儿一转,连带着声音也放得低了,仿佛真在讲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弟弟。”

“你这口气几个意思啊,本来就是我弟弟。跟你们似的整天没个正形儿,还得靠我的工资养着呢。”夏雪又好气又好笑地跟她们打了句嘴仗,但也认定了她们怕是真的无法将她的话单纯以字面意思理解,只能摇着头径自起身,打算找个清静地儿打电话叫份外卖。身后的笑声却响得更大,带着初入社会的年轻人对于“感情”这种事特有的兴奋,跳跃着传进夏雪耳朵里。她想起曾经她也这样憧憬过爱情,还是不禁咧嘴笑了一下。

那个时候还干净得像张白纸的她,毕业于名牌院校,带着一腔热血和傲气,觉得自己什么都懂、什么都做得到,但终究也只是个横冲直撞的职场新人。她会忍不住去看长相帅气而业绩出众的部门经理,而公司里一传某位女同事疑似有了新欢,跟着瞎起哄的队伍里也少不了她。倒是还没过几年,这风水轮流转的“报应”就来了,如今她才隐约意识到,当年那个处于八卦焦点的女孩所表现出的不适和焦躁大概并不是装的。

只不过她那份欢喜和娇羞,也不是装的。

夏雪这样一想,却也真有些期待起自己哪天有了货真价实的男朋友,带着货真价实的快乐接受着别人的调侃和祝福。这个念头只不过在她脑海里闪现一秒,就被漫不经心地压了回去。毕竟她正处于事业上升期,周围又着实没有能完全合她心意,或者说能忍得了她的脾气的异性,恋爱对她来说,倒更像是生活的累赘。

然而操心着她的终生大事的不止她母亲,还有她的同事们。夏雪显然是低估了小姑娘传播八卦的速度和大众歪曲事实的能力,待到下午过半,关于她最近感情生活的新闻已然变成了“夏雪包养了个当警察的小弟弟”。

从小方口中听到这个消息的夏雪险些一口咖啡喷出来。她一边咳嗽一边慌乱地抽纸巾,声音大得整个茶水间都安静了一瞬。“他们说什么?!”

“哎呀,你别反应这么大嘛,大家都往这边看呢。”小方赶紧拽拽她的衣袖。“其实吧,我也觉得这事挺扯的,但小林她们说是你亲口说——”

“我亲口说什么?我说那就是我弟弟还能给她们空子钻了?!!”夏雪做了个深呼吸,勉强把声音压低几分贝,其中包含的愤慨却仍是实打实的。“你觉得我像是会包养警察小弟的人吗?像吗??”

“不是,真的,你再小声点,你这样喊回头把消息坐实了麻烦可就大了。”小方又往她身后看看。“哎……吴总监过来了。”

夏雪回头一看,顿时头大得不行。吴总监离过一次婚,还没到四十,却已然谢了顶,满口光明磊落的官腔,落实在行动上就又是另一回事了。最糟糕的是他最近对夏雪的觊觎之心已是溢于言表,又是给她送外卖盒里藏着玫瑰花和小卡片的早餐啦,又是提出晚上下班带她去吃饭。夏雪总觉得他看她的眼神色眯眯的,平时聊天时候讲出来的有些话也妄自尊大、目中无人,让她厌烦透顶,但碍于对方好歹是自己的上司,至今也没好意思当面撂什么狠话。

吴总监显然也已经听说公司里传得沸沸扬扬的绯闻,离她们还有好几步,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叫了一声“小夏”。夏雪给小方丢了个“待会儿再跟你说”的无奈眼神,上前一步应了声:“吴总监。”

吴总监在她跟前站住,一抬手就要拍她的肩。夏雪下意识瑟缩一下,面上摆着笑道:“您有事?”

“也没什么,就是……”吴总监看了眼她身后的小方,见后者转过头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才继续说道,“我刚才……听到了一些传闻。”

“什么传闻呀,吴总监?”夏雪一歪头,又把嘴角扯上去几分。

“就说你,在外面包养了一个……呃。”吴总监像是觉得这话极难以启齿,说到一半声音就几乎小得听不见。夏雪看他这样就觉得好笑,不禁挑起了眉。

吴总监大概是误会了她的意思,赶紧接了一句:“当然我相信你不会做这种事的!……不过小夏啊,你听我说一句,咱们女孩子家家的,可不能学这些勾当。你看你年龄也快到了,总归是要找个人嫁了的,你就收收心,啊,收收心,多看看你周围,好男人还是有的嘛……可不能去做那种事呀……”

夏雪心说你就胡扯吧,当初离婚还不是因为包养二奶?脸上到底还是维持住了皮笑肉不笑:“吴总监您就放心吧,我没有包养谁。”

“啊?没有啊,没有就好。”吴总监哈哈笑着,表情明显放松不少。“那今早送你的小伙子,是……是你的……?”

“嗨,他呀,是我……”夏雪话说到一半,眼见着吴总监那张圆脸凑得离自己又近了几分,小眼睛里两道贼光还止不住往她胸口游移,脑子飞快地一转,脱口而出的就是:“……是我男朋友。”

看着吴总监的脸色一阵风云变幻,夏雪不禁暗爽,以至于报复似的又强调一句:“我有男朋友啦,吴总监。”

吴总监在原地张口结舌了半晌,才讪讪道:“有男朋友啦?那敢情好啊,下次咱们部门聚餐,带来和大家认识认识?”

夏雪带着满脸笑意,一口答应下来。吴总监看起来也是无心跟她多聊,又说了三两句就转身离开。他一走远,边上的小方就凑上前来,带着一脸的高深莫测。

“……我有男朋友这事不是真的啊,哄他的。”小方刚要开口,夏雪就赶紧截住。“我怕他下一步就要要求我做他女朋友了,想让他趁早死了这条心。”

小方一脸的不相信,缓缓点了两下头:“嗯……那就照你说的,那不是你男朋友。下次聚餐可就在这周末了,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戏做全套,带去呀。”夏雪耸了耸肩,说得轻而易举。

可当真的要实施起来的时候,就没那么容易了。

“什么玩意,当你男朋友?”刘星握方向盘的手一抖,整个车往边上猛滑了一下,给夏雪也吓一跳。“小雪,你没病吧?”

“你开车看路!”夏雪惊魂未定地拍了一下前座靠背。“我不是说让你真的当我男朋友啊,就做做戏……”

“我没以为是真的!我禽兽啊,搞自己姐姐,吃饱了撑的?”刘星稳下车速,接着抱怨。“可就算是假的,我能装得像?不是,你能装得像?我喊你一声亲爱的,你受得了吗你?你就算受得了我也得能喊得出口啊。”

这场景的确让夏雪一阵恶寒,但还是驳斥回去:“我一咬牙一闭眼,有什么受不了的?再说了,你昨天晚上说让我享受一下有男朋友的感觉,不是挺自然的嘛。”

“不是,你先跟我讲讲,你到底为什么突然需要个假男友啊?怎么着,你们公司的人都变成咱妈了?”

“唉,还不是我们公司那个吴总监,之前因为出轨离过一次婚的,最近看上我了,我又不好当面不客气,就……跟他说我有男朋友了呗。”夏雪哀叹一声,又猛地想起绯闻的罪魁祸首,再一次将矛头对准刘星。“而且啊,明明是你今天早上在我们公司楼下大摇大摆,让人误会的,这可是你挑的事儿啊!”

“这怎么又怪我啦?哎小雪我发现你怎么跟咱妈一个德行,出了事不管大事小事就先认定是我的错,我冤不冤哪我?”

“先甭管你冤不冤,你就说这事你答应不答应吧!”

“我……”刘星顿了一下,在红灯跟前缓缓停了车。“你再详细说说,那个什么总监,是怎么个情况啊?”

“就一快四十的男的,平时人模人样油嘴滑舌,硬要跟人说老婆跑了是因为嫌他穷……谁不知道是因为他包二奶呀。”夏雪说着急急往前凑了凑。“刘星你这次要是不帮我,指不定他下一个祸害的就是我。我还年轻呢,大好年华要是被一个老流氓谋杀,我多不甘啊,到时候要是一个想不开就……你还不得内疚一辈子。”

“得得得,瞧你说的,哪儿有那么严重呀。”刘星嘴上这样说着,语气却明显动摇起来。“那……我帮你这一回,你能给我什么好处啊?”

夏雪一听有了转机,连忙表起态来:“你想要什么都行!我改口叫你哥都可以!”

刘星冲她一哂:“我要你叫我哥干嘛?这不是有小雨叫着呢嘛,够啦。”

“那……请你吃饭?看电影?”

“小儿科。你以为我还是初中生啊?”

“难不成想让我给你介绍女朋友?”

“这还要你介绍?我刘星想有女朋友就有了,又不像你。”

夏雪告诫自己一定要沉住气沉住气,勉强住了一副好言好色继续问道:“那你到底想让我干嘛?”

“呃……没想好。”前边的红灯闪了闪,变成了绿色,车流又开始往前挪动。刘星握着手刹,转过头来丢给她一个笑。“先欠着吧,想好了再说。”

夏雪嘴上应下来,靠在座椅里却不由得犯起嘀咕。刚才刘星那笑越想越觉得不怀好意,再联系那小子的尿性,八成不会有什么好事。她这个主意,该不会是自己往火坑里跳了吧?

不过当她挽着刘星的手臂踏进餐厅大门时,早就认定了反正她是破罐破摔,先把今天这坎儿过了,以后怎么样那都是以后的事。这样不顾后果的计划固然不符合她的行事风格,但她仔细一想,毕竟在身旁的是刘星,就算没有血缘关系也有好几年同住一屋檐下的情谊,提出的要求再怎么过分,都总好过继续被吴总监骚扰。

她们部门所谓的聚餐,说白了不过是领导们在办公楼以外的非正式专场。以吴总监为首的三位小官,人手一支烟一杯白酒,要么眼神迷离地诉说当年苦楚的奋斗生涯,要么侃侃而谈地灌输人生大道理,拿烟的那只手往谁那儿一歪,谁就得倒霉——要么是作为反面例子甩到桌面上一通批判,要么是指名上来敬三杯酒。夏雪刚来的时候,也被这样折腾过好几次,差不多摸透了他们的套路,无非是顺着他们多说些好话,见机不对赶紧撤;加之她如今也算谋得了一官半职,领导对她凡事都好歹留点面子,初入职场时遭的作弄断断不会再有的了。

不过这不影响夏雪对这家餐厅打心底的排斥。装潢倒是与一般商务酒楼无二,走廊墙上贴着茶金色壁纸,淡黄色大理石地板擦得锃亮,将顶灯发出的光映照成金灿灿的模样,可夏雪走在里边,就只觉得逼仄,手脚都被地板上四四方方的图案束缚住似的,怎么也放不开。再一想到稍后要面对同事们假惺惺的嘘寒问暖,浑身的毛孔里都散出一阵燥意。

刘星则完全没她这种顾虑,还是和平常一样招人烦。这小子几乎是一进门就两眼放光,直瞅着前台后边挂着的招牌咋咋呼呼:“哟,小雪你们公司都在这种高端消费场所吃饭哪?听说这的主厨特厉害,我早就想来试试了……我现在觉得这忙帮得真特别值,等吃完了我还能写个吃后感发朋友圈去,羡慕死他们……”

夏雪给服务员报了包厢号后就跟着人走,也懒怠接他的茬儿,挽着他胳膊的那只手暗地里使了使劲,低声道:“你待会儿别给我添乱啊,少说点话,坐那笑就可以了。有同事要跟你喝酒你就喝两杯,别喝太多啊,干什么都控制住自己一点。”

刘星应着“知道了知道了”,但还是转眼又感叹起这地方装修有多么大气,服务员还长得漂亮。他一路都笑得像刚中了奖,被服务员引着到包厢门口。

夏雪还没来得及再嘱咐什么,刘星就伸手推开门,拉着她往里走。包厢里人已到了大半,脱外套的脱外套,倒茶的倒茶,关系好的则三三两两坐在一块寒暄起来。他们看见夏雪进来都安静了一瞬,随后就有人笑道:“哎,小夏来了啊,我们可等了你好久。”

另就有人接了话:“恐怕你等的压根儿不是她吧!”

此话一出,大家都心照不宣地哄笑起来。坐得最近的小林凑上前来,笑嘻嘻地说:“夏姐你可没食言啊,真带来啦。”她将刘星上下打量一回。“还挺帅啊。”

刘星听小姑娘随口一夸,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忙上前应道:“哎谢谢谢谢,你也挺漂亮的。要不要留个——”

夏雪赶紧掐他一把截住了那句话,再恶狠狠地甩了一记白眼给他,转头对一圈同事又是笑得温煦:“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啊,这是我男朋友……刘星。”

这后半句她说出口都觉得膈应,还好她话音未落,一包厢的同事们就很给面子地开始起哄。刘星在她旁边一壁傻憨憨地笑,一壁就“你好你好”“幸会幸会”地跟就近的几个握起了手,气氛倒还算比较融洽,让夏雪稍稍松了口气。

直到某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实习生小男孩嬉笑着问了句:“哎,你就是夏姐包养的警察小弟啊?”

刘星:“是是是,我就是她包养的——”说到一半才觉得不对,转头看夏雪,“他说什么?”

夏雪递过去一个“待会儿再跟你解释”的眼神,忙赔笑把话圆了回去:“你别瞎说,我就算包养也得包养个好看点的啊,你说对不对刘星?”

刘星:“对对对——哎不是小雪你怎么说话呢?我不够好看啊?”

他们这出一过,场子竟也真的给炒热了,好几个人拽着他俩,闹闹哄哄地按进了相邻的座位里。夏雪刚把装了热茶的玻璃杯握紧了暖手,听得门口又一阵喧嚣,转头看去,果不其然就见着吴总监一张堆笑的脸,正朝她这边看。

她只得又一次起身,戳一戳身旁已经和桌上一盘瓜子花生对付上了的刘星,不由分说就将人硬生生拽起来,隔着半张圆桌给吴总监回过去一个笑,将那句怎么说怎么变扭的“这是我男朋友刘星”又吐出来一遍。吴总监哈哈笑着,探过身子伸出右手同他寒暄:“哎,小刘啊,前些天还听小夏说起你……瞧这小伙子,看起来就一表人才的。”

刘星也不明就里地笑,嘴上一面谦虚着,一面也伸手过去。这个握手礼不过持续几秒,但吴总监显然是较上劲了,手背上青筋暴起,指关节绷得发白。刘星也不是好欺负的主儿,不动声色地把对方使的力气加倍奉还。在场的人都听见他们的手骨发出“喀嚓喀嚓”的声响,夏雪的心吊到了嗓子眼儿,生怕刘星一时兴起又生出什么变故,再把吴总监惹急了可不好收场。

还好他们很快放开对方,各自入座。刘星坐回来的时候在桌子下面悄悄甩了甩发红的手,低声咒骂着在她耳边说:“这老头怎么回事,跟我有仇哪?”

“那就是吴总监。”夏雪解释道。

“那个对你有意思的男的?”

“没错,”夏雪顿了顿,偷偷瞟向吴总监的方向,正好接住他一个油腻腻的笑容,“你悠着点,恐怕他还要继续搞事情。”

“怕什么,还能有什么我接不住的招儿啊。他尽管来!”刘星摩拳擦掌。

果然,酒过三巡,大家将将果腹后,吴总监就迫不及待地跟夏雪旁边的小方换了座位,硬要跟他俩喝一杯。两人自然是客客气气地应下,哪曾想一杯过后还有第二杯;到第三杯的时候,夏雪赶紧推脱说喝不了了,吴总监正好顺势将矛头对准刘星,还干脆让人上了瓶白的,大有要和他拼个你死我活的架势。

夏雪见势不好,忙借口头晕想吐拉了刘星去走廊里说话,结果还没待她开口,刘星就一脸兴奋地在那自个说上了:“敢情他教训我的方式就是拼酒啊?那他可算是找对人了,这我行!”

夏雪睨他一眼:“你就吹吧。实在不行我们找个借口提前走,毕竟——”

“哎小雪你就这么不信任我?我跟你说,我上大学那会儿,可是千杯不醉的那种,全班没一个人喝得过——”

“我看你是已经开始说胡话了!”夏雪低声斥道。“你也不好好想想,他谈过那么多场应酬,能是你们这帮过家家的大学生比得了的吗?你喝多了吐我一身是一回事,喝到酒精中毒躺进医院就是另一回事了。是,咱妈是向着我,我干什么都不忍心怪我,但我也不能放任她亲儿子把自己喝死在酒桌上吧,还是我们单位的酒桌。”

刘星挑起眉毛,抱起双臂往走廊墙上一靠,竟嘿嘿嘿地笑起来:“你担心我啊?”他甚至还有胆子歪着脑袋凑过来,冲她一眨眼,“那谢了啊,姐。”

接着就直起身,雄赳赳气昂昂地自己回包厢了。

夏雪站在原地,气得直想揍人。他们还小的时候,夏雪一旦换上这种说教式的口气,刘星就立马失了底气,运气好的话还会安静下来认真听她讲讲道理。然而随着他越长越大,就愈发的软硬不吃,不管夏雪和他们的父母怎样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他都一副“我不听我不听你们能拿我怎样”的无赖嘴脸,要么就是开几个玩笑糊弄过去,让人特别没办法。

夏雪心想这孩子真是越长大越不可爱,气哼哼地也进了包厢。映入眼帘的便是刘星和吴总监两个人举杯对酌,相谈甚欢,又让她气得翻了个硕大的白眼。但她终归是不放心自己一走了之把刘星一个人留这儿,也只得强忍怒意坐回他身边,正好听听这两人在扯些什么莫名其妙的。

刚开始的谈话走向还算正常,无非是吴总监炫耀自己的家底和学识,刘星笑呵呵地给他捧哏,一面通过向对方亮杯底来示威。随着夏雪怕刘星一个人应付不来而加入这场酒局,空的茅台白瓷瓶越堆越多,这场拉锯战的主题也越来越不着边。三个人的大脑被酒精和困意这么一搅和,神志不清地聊得天南海北,云里雾里。

“我就觉得吧,我年轻那会儿追小姑娘多麻烦,又没手机又没电脑的,约个会还得写小纸条定时间。你们可就幸福多了,直接视频,想什么时候见就什么时候见,而且想同时见几个就同时见几个,夜里孤独了想那什么也……真不是我说啊,要不是有这种高科技的诱惑,我早就能跟我老婆相守一辈子了……”

“您这话就说得不妥了啊,想当年我和我第三个……第四个?反正就是和我其中一任女朋友谈恋爱的时候,我邻居家搬来个姑娘长得可漂亮了,还和我一个学校的,简直就是近水楼台啊,但我还不是忍住了诱惑,等被我那女朋友踹了才追的她……你问小雪是我第几任?呃,记不得了,我就记得她小时候根本没这么正经,她还杀马特呢,戴着一大红假发在那唱歌,特好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刘星你可把自己撇得一清二楚啊,你戴那假发比我还夸张你忘了?还装得自己特专情,你哄谁呢,双管齐下同时和两个女孩搞暧昧的时候,人家姑娘可直接上我这来哭来了……啊?您问为什么上我这哭?……那个,我们两家从小住对门嘛,他就跟我弟弟似的……啊对,这就是为什么我跟人说他是我弟弟。”

直到饭局散了,两人合力把吴总监扛上出租车后座,他还情绪激动地扯着刘星,满口唾沫星子乱飞:“唉,我今天觉得年轻人的爱情真是好啊,就像我和我老婆当年……你们俩可要好好的啊,我和我老婆等着吃你们的喜酒!……说到我老婆,我得赶紧找她去,也不知道她结婚了没,等没等我……”

吴总监的絮絮叨叨被出租车带走了,散落在北京冬夜被冰冻起来的马路上。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要去继续祸害他前妻,还是说酒醒了就把这些话忘的一干二净,继续假模假式地招摇撞骗。

他一走,同事们也互相道别,三三两两地打车回家,夏雪身边出现了一阵难得的静默——刘星这人哪都不怎么好,就是酒后很一反常态地安静如鸡,还能装得跟没醉一样。被冷风这么一吹,她的酒倒是醒了好几分,看着一旁伏在垃圾桶边上吐的刘星(他有一半都没吐到垃圾桶里,还好并没有不清醒到糊自己一身的地步),叹了口气,摇摇晃晃地拿出手机,眯着眼睛确认了好几遍自己没看错联系人,才把电话拨了出去。

“喂,小雨啊,你睡了没?没睡?那好,你驾照拿到了吧?刚拿到啊?正好正好,你帮我个忙,想办法把爸妈以前那辆车开出来,千万别让他们发现啊……”

那个寒冷的夜晚,夏雨再一次回忆起童年时跟在哥哥姐姐屁股后面、背着父母干坏事的刺激滋味,顺便在自家旧车上留了一道浅浅的划痕,并且一整夜都没从浓重的酒气和新手上路的提心吊胆中醒过神来。

评论(30)
热度(137)
©维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