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栖

查看个人介绍

维栖/Xaviera。时差党,文手,语c圈,BG战士,仙女。微博:维栖vc

【原创】【短打】七宗罪:“暴怒”

“演出必须继续。”她吐出一口烟圈,说道。
舞台监督脸色苍白,双手紧紧交握着,“可是——”
“演出必须继续。”她重复了一遍,被厚重浓艳的眼妆笼罩起来的瞳孔黝黑如夜,乌云在里边沉默地聚拢,月亮和繁星则未曾出生。她的两片唇鲜红如血,在细小的香烟上留下犹犹豫豫的绛色,像雪白脖颈上不连贯的伤痕,浅淡的,不可磨灭的。
“但是奥利维亚——”
她笑了一下,嘴唇的弧度冷硬得像石头。“奥利维亚的戏份结束了。”
她拢起鬓角乌黑的鬈发,长指甲拨弄过胸口的衣料。她踏着细长的鞋跟立得稳当,微微扬起下巴,投下高傲的影子。
“下一场,”她说,“尾声。”

幕布升起来了。
在茫茫黑暗里,她独自站着。一点昏暝的光从她头顶上落下来,飘忽地爬上她的脸庞,用迷离的色块勾勒出她的发丝和眉骨,鼻梁和嘴唇。她的眼睛是深不见底的黑洞,里面淌出的无色的泪沾湿了她的双颊。她安静地站着,安静地说:“是的,我杀了她。我杀了奥利维亚。”
那个彻头彻尾的婊子。
“想知道我是怎么杀的吗?”
在众目睽睽之下,她只配那样死。
“她惹了我,她说,‘埃莉诺,你他妈的活该一辈子被人操。’然后我冲上去扼住她的喉咙——”
早就想这么干了,她该死,她该死,她该死。
“——她挣扎着,我的指甲深深陷进她的皮肤里,那么漂亮的洁白的皮肤啊,哈。”
她的脉搏在手掌下跳跃、跳跃、跳跃,像癫狂的马、不安分的兔子、潮水,还有怒火。怒火。
“她很快就没有声息了。她瘫倒在地上。”
身上仍带着体温,眼里满是震惊,想不到吧?舞台皇后竟死在舞台上。
“我醒过神来后去探她的鼻息,就发现她死了。”
她死了。玛德琳·布朗,或者奥利维亚——管他们叫她什么鬼名字——死掉了。如今她尸身冰冷,不甘又无可奈何地蜷缩在后台某个旮旯里;她的血液不再奔流,她那恼人的溶金似的长发已经枯死,和荒山上的杂草一样毫不值钱。她的冠冕被扯下来、摔得粉碎。先王已矣。
一切倏忽亮起来。聚光灯下的新王面带微笑,转过身子,踱起步来。她的每一步都结实地踏在钢琴师的音符上,这乐章狂乱又从容,是蹲伏在阴影里暗自喘息的野兽,獠牙沾血,利爪未收;它的猎物则已被开膛破肚,一动不动地卧在它脚边。
“哦,怎么办呢?现在我该怎么办呢?”她大声说道。“我会受到惩罚的,我——”她猛地停下步子,抬手抹着眼泪,哽咽道,“我的愤怒终究让我付出了代价。”
她在冷冽的灯光下哭泣,每一滴虚假的泪水都仍在燃烧,它们浇不灭她的怒火,只能使之变本加厉。她站在那里,站在那里,放眼眺望那一张张面目不清的脸,眺望虚无,眺望岩浆与火海。一曲终了,在头脑里一片火红的、火红的、火红的白热里,她反复地想着:玛德琳·布朗,那个女人从一开始就该知道自己惹上了不该惹的人。

她站在那里,流泪,笑,大声念白。她听不见由远及近的警笛,看不见破门而入的人群,他们在另一个世界大吵大闹,而演出正在继续,演出必须继续。她持续地哭和笑,把万丈光芒披在身上,闪耀得即将燃烧起来;在她身后的某个角落里,玛德琳·布朗却只能用了无生气的双眼徒劳地注视着她。
她的愤怒终究给她带来了一点益处。

评论
热度(2)
©维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