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栖

查看个人介绍

维栖/Xaviera||时差党||文手||语c圈||主原创||冷门厨||BG战士||微博:维栖vc

一份文手问卷!算各种摸鱼吧

1. 最擅长的写法/梗是什么?回答并试写一小段(几句话或一个片段均可)

可能是翻译腔,或者朴实无华简洁易懂(?)的风格(还不是因为词汇量匮乏
情感表达什么的应该也还算擅长……吧

她在说话的间隙抬起头,无意中望进他的眼睛。于是喉咙里的词句在那一刻戛然而止了——那一瞬间仿佛它们都没有被吐出来的必要。他们目光交织时,话语也无需可闻,直接摒弃声带、唇舌、空气和耳膜的媒介,由一双眼传入另一双眼。她在他的虹膜里看见晕开的黑色瞳孔,以及无数星星点点的光,闪耀在一汪湖绿色里面。那颜色太浅、太浅,浅得像悄声流过的溪水;它又太深,像恒古不变的深邃宇宙,无数粉尘组成行星、行星再分裂成粉尘;数十个纪元,一如既往。
“你……你知道吗,”呼吸开始变得困难,她双颊发烧,目光往别处移——可是不知怎么,他们挨得太近了,不管她的眼珠往哪边转,似乎都逃不过他双眼的追捕。她的声音在短促的一呼一吸间发着颤。“我觉得那些电影里演的,两个人看着对方然后靠近然后接吻的戏码,都特别假。我是说,你怎么知道对方看你就一定是想着吻你呢?这不会很尴尬吗,万一你看着他然后会错了意以为他想跟你接吻但其实他不然后你靠近他结果他一副‘哇姑娘你干嘛呢’——这不会,不会很——”
在一个恰当的形容词浮现在她的脑子里之前,那里面就乱了套了。他们离彼此太近了,太近了——她感觉到他的温度几乎要进入她的体内。行星们开始膨胀,然后爆炸、爆炸、爆炸,炸成千万个光团,占据了她意识的每一寸。
好吧。她知道了——这不会。

2. 最不擅长,但非常喜欢读到或者看别人玩的风格/梗是什么?请描述一下。

细腻精致的描写,精彩绝伦的比喻,生僻词组成的并不生僻的句子,还有文言味道很浓却很易懂的古风文。以及不擅长H,但大部分时候也不喜欢看(。)

3. 有没有雷的梗?请描述一下。

性侵犯。三观不正。一方是渣还HE了。人物性格纯堆砌正面形容词完全无特色。玛丽苏/小言/霸道总裁风。

4. 请用第三题的答案写一段你ship的CP,不能写得你自己认为雷。

过了一遍自己为数不多的不是冷圈的cp……呃,酒红吧。现代AU,霸道总裁梗x

“喂,女人。”
红叶在今天第三次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颇花了一段时间来平复内心乍起的冲动,才没有当场写一份辞职信甩到那家伙脸上。这导致她转身的动作慢了好几拍,酒吞无疑是不耐烦了,又扔过来一句“女人,你没听见我说话吗”。
“……酒吞先生,”红叶慢吞吞地、一字一顿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为了你我今后相处愉快,你需要得知的一点是,我有名字。”
她脸上摆出的微笑若是被熟识的人看见,定会瞬间瑟瑟发抖,诚惶诚恐地向她赔不是。然而她面前这小子可能是视力障碍,丝毫没看见她恶狠狠翘起的嘴角似的挥了挥手:“你名字太难记了,什么红……红……哎呀,就小红吧。小红给我倒杯咖啡,多加奶精不要糖,不能太烫。快去。”
红叶又得费劲调整一下心态,反复告诫自己“这是上班第一天啊不能在上班第一天就得罪上司”,狞笑着应了句“好的”,走出办公室的时候把鞋跟在地板上撞得砰砰响。

5. 有没有不吃的CP或者接受不了的拆逆?

不吃非官配,不吃骨科,拉郎如果带感的话只吃不站,接受不了拆OTP。

6. 针对第五题的答案,如果接受不了,是否接受友情/亲情向?如果可以,试写一小段。

接受!就是因为友情亲情都那么好所以才不想吃cp向。
德哈友情向(。)虽然我很怀疑这两个人真的存在友情吗??

他们在大战后两年再次相遇,在一家麻瓜的快餐店。
彼时哈利正从傲罗办公室下班回家,袍子里揣着一份升职通知,脚步轻快地转进魔法部旁边的小巷,打算带一份那里的炸鸡回家——比起莫丽·韦斯莱的魔法盛宴,他总觉得麻瓜的垃圾食品更适合这种小规模庆祝。
他一踏进这家充满油腻气息的小店,就瞧见精瘦的服务员亨利在柜台后冲他打招呼,一齐映入眼帘的还有柜台前背对着他和老板谈话的金头发,看着怪眼熟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您应当考虑我的提议,将您的品牌向全英国、乃至全世界扩大,先生。”
……声音也特别耳熟。
哈利心里犯着嘀咕,走到柜台跟前。亨利笑眯眯地放下手里的抹布,说道:“下午好!还是大份炸鸡加烧烤酱吗,波特先生?”
旁边的金头发很明显地僵住了,正和老板商谈的“让小品牌拥有大方向”计划也猛地顿住。哈利一边想着这人什么毛病,一边对亨利笑着点点头:“当然啦!最近生意如何?”
金头发倒吸了一口冷气。哈利转过头想看看他到底什么毛病,却对上一双太过熟悉的灰蓝色眼睛。
……现在他知道这人到底什么毛病了。
“马尔福,”哈利抢在对方面前开了口,“好久不见!我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呃,看见你。”
这话不假。麻瓜——快餐——品牌国际化——生意?这几个词跟马尔福根本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可他也绝对没有故意让这句话带有嘲讽意味。绝对没有。可马尔福显然觉得他有。他眯起眼睛,里面闪着危险的信号——就是从前在学校里,他计划着做些什么让哈利不好过时惯有的眼神。“波特,”他生硬地回答,“我也以为——期待不会在这种——不,任何地方看见你。”
不怎么友好,是吧?哈利一边对搞不清状况的亨利做了个手势,让他去帮自己准备炸鸡,一边换上一副“轻松愉快见老同学”的笑容,打定主意今天这次也要让马尔福不好过一番。他冲马尔福身后的老板点了点头:“抱歉,先生,我可以把他借走几分钟吗?就想跟老同学叙叙旧。”
说完他也不等老板回答,就拽着马尔福坐到了就近一张桌子旁:“坐啊,马——德拉科。最近怎么样?”
他看着马尔福的脸随着他亲切的称呼和热情的问候涨成猪肝色,往椅背上一靠,愉快地想着:不,这才是最好的小规模庆祝呢。

7. 自己的文风能否做到多变,为你的CP试写两个画风迥异的片段,可以贴已有的旧文。

终于可以贴旧文!!那我贴了。
CP是Percabeth(好像只有这个CP写过两篇以上的粮…),写着玩的知乎体vs碎碎念正剧风。

竟然被邀请来回答这种问题,我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那先谢邀吧。谢谢您全家。
我看了下其他人的回答,无非是暗恋对象各种get不到暗示,或者行事风格仿若性冷淡。其实我觉得如果对方是男孩子的话那倒也还好,直男在这方面情商都比较……低……,如果表现的很敏感很细腻那你或许该怀疑他是不是弯的。
我的话,就是个有点悲伤的故事了。一般女孩子经历过最郁闷的也不过是表白后对方也全无反应吧,我呢,我初吻都给他了,我们现在还是朋友……
这事还得从头说起。
我跟他认识挺久了,差不多三年吧。刚认识的时候各种看对方不顺眼(主要是我看他不顺眼),经历了一些事后就成为朋友了,但还是分歧居多,我将这归功于他特别……也不能说是傻吧,就有时候脑子里不知道都是些什么东西,挺烦人的。具体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我也不太清楚,可能三年前就开始了最近才意识到,也可能日久生情积累到现在才足够多……?我觉得他可能也喜欢我,但也不知道是自己还没发现还是害羞还是什么,一直都没点表示,让我怀疑我是不是感觉错了。
然后最近这家伙突然开始特别能招桃花。要是普通地招一招也就算了,那些女孩子他不熟的也不太理(大概是迟钝的唯一好处),但偏偏就有那么一个,迅速就窜到“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状态了,简直莫名其妙。
别急,现在要讲到初吻了——
就那天我俩一起出去办事,途中遇到生命危险(别太在意这个,我们经常遇见生命危险,呃……生存环境和身份的原因吧),他跟我说让我先跑他殿后(要不是他幸运满点这就是个死亡flag了),我担心得不得了,情急之下就亲上去了。结果这家伙也没回吻什么的,我走的时候整个人还搁那愣着呢,傻成狗了。
当时没反应也就算了,咱们可以事后再慢慢发展嘛。结果他失踪俩星期,回来的时候跟我说的第一件事就是,那个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妹子,把她叫过来帮我们吧,她对这个懂得比较多。
我差点气死。

—————————————————————————

他有时候又忍不住同情她。波西失踪的那几个月,所有人都看见她眼睛里的变化:从刚开始的焦急、思念和悲伤,到后来越来越冷硬,越来越空洞,像是失去空气,失去阳光。没有人见过她哭,但大家都知道她掉过眼泪。也许是在某个转身的瞬间,也许是在海风吹过来的时候,也许是在情人节的夜晚走回家的路上,她会在那种时候让两滴泪水溢出来,然后仰起头,咬着嘴唇,逼回剩下的眼泪。雅典娜的血脉让她有那么多骄傲,以至于她甚至不会允许自己肆意释放情绪,即使是在独自一人的时候——特别是在独自一人的时候。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让她卸下心防。那个人却被迫离开她。
这一点也开始让尼克怨恨了。她为什么那么爱他?她为什么是个女孩子?她为什么是个那么爱他的女孩子?

他很快听说波西和安娜贝丝在罗马营相见时的吻。
就算没人告诉他,尼克也想象得到的:他们奔向对方,对视,拥吻,好似世界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九个月来的思念和情感和失却的记忆和不能流下的眼泪和深夜里无处可诉的噩梦,在那个吻里面一点点传达和化解。他怎么能想不到?他渴望那个吻是属于他的啊。
就连他得知他们拥吻过后,安娜贝丝一个过肩摔把自己男朋友压在了地上时,也毫不惊讶。尼克意识到自己太了解他们了,太了解他们间的玩笑、争吵、打闹和调情。他仿佛在脑海里看得见她红着眼眶,膝盖抵在他胸口,手持利刃,满是威胁的意味;他甚至想象得出波西的笑声,饱含着爱和如释重负的笑。他只对她这样笑,即使是在很久以前,他们还是朋友的时候,他就经常对她露出这样的笑容。只是那时候他们谁也没意识到。
他看到了。他什么也没说。他早就知道会发生什么的。
他又有什么好不甘?

8. 有没有坑过文?坑品如何?

经常坑。坑品很差。(承认得十分爽快x

9. 请为被你坑过的读者写一个片段,内容是你喜欢的角色向其他人谢罪。

就,金妮吧!第一个本命XD

“这要怎么跟你们说才好……你们早该知道这家伙就不是什么从一而终的人啊。”
红发女孩席地而坐,一手撑着额头,嘴角噙着的笑意很有几分无奈。“唉,我跟你们讲啊,这人确实有很多发出来的第一章,但文件夹里存的开头……其实更多啊。太懒了,太懒了,梅林啊……”她摇着头,闭上了眼睛,“要是她在魁地奇队上的话,肯定会被队长骂成弱智。”
“不管怎么说,既然她交给我这个任务……”她耸耸肩,坐直了身子,“我今天就给各位道个歉。对不住啦,让你们这么失望——!不过我告诉你们一个真理,与其在坑里等她更新,不如来逛逛韦斯莱魔法把戏坊!母亲节期间全场七折,全场七折!为你们的妈妈买一支温馨的康乃馨玩具魔杖吧!……不,我才没有收乔治的广告费……”

10. 有没有出过本子?如果有出本的想法,请贴一段现有的文中你认为最惊艳,最能作为本子风格宣传的片段,不能太长。

有参过本!文的话好多都是片段,我找找啊…。
就这段吧,一篇至今没写完的HP孙世代。算不得惊艳吧,但应该能勾起读者的好奇心?

詹姆十岁那年,从邻居家的麻瓜男孩那里学会了使用智能手机。
在那以前,他对“手机”的理解不过是小一点的、无线的、可移动的电话,带着复杂又拥挤、一点也不好按的小按钮,在有电话的情况下,大家都不会想要去用它。——你看,波特家并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巫师家庭,他们不用魔法解决一切,也晓得如何安装电灯泡。加之詹姆的外祖父亚瑟热衷于探索麻瓜的玩意,父亲哈利又本就成长于麻瓜家庭,波特家的设施还是颇现代化的。他们拥有一台还不赖的电视,一部老旧的电话,一个微波炉,一台嗡嗡作响、只能打印点图片的电脑,还有一部谁也不怎么用的诺基亚——恰恰是它造成了詹姆童年时代对“手机”的刻板印象。
可是邻居家男孩肖恩手上的那东西,可真的让詹姆大开眼界。它薄得像一本小册子,和小孩子的手掌差不多大;上边没有任何布满划痕的臃肿按钮,取而代之的是几乎覆盖了整个长方形表面的光滑屏幕,上面鲜艳明亮的文字和图片在肖恩指尖下流淌而过,让詹姆简直合不拢下巴,怀着无比的敬畏之心热切地注视着肖恩手中那件宝贝。

11. 上面写了那么多,累不累?

累(。)

12. 以上写的片段里的CP是否都来自一个fandom?如果不是,多久爬一次墙?认为自己是专一型的写手吗?

不是,但不知道为啥HP出现频率很高…。不怎么爬墙,圈本来就又冷又少(这个问卷都尽量选了比较热的圈了),不得不专一。而且会喜欢到有产粮动力的圈子一般是那种进去了就出不来的,所以,算吧XD

13. 有没有无论墙头如何变化都能玩到一起的好基友。大声说出对方的名字。

曦子啊!!以及柚柚!还有波吧的朋友们。当然三次的朋友也有啦,初中的两个好基友还有现在的安安!我cp也算吧?……不过不是都是文手(。)

14. 请为认真读这份问卷的喜欢你的读者卖一份自己的安利,贴一篇目前为止自己认为最满意的作品。最好贴链接地址。

就最近的一篇山紫粮吧,刘星x夏雪,回忆一下童年哈哈!就是更新贼慢废话又多(喂
第一章:http://ve-ci.lofter.com/post/1d179a49_e1bddb8
第二章:http://ve-ci.lofter.com/post/1d179a49_edb75c6

评论
热度(6)
©维栖 | Powered by LOFTER